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散文+节气驿语+郭游嘉自然美文

时间:2020-09-14来源:东方故事官网

节气驿语

文/郭游嘉

“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春花、秋月、夏荷、冬雪。”

——题记

阳和起蛰,品物皆春。声声爆竹送新春,执笔蘸墨书一页桃符。腊梅花已孤残凋零,拾起放入新绣好的香囊中,满室馨香。木门前挂上两盏大红灯笼,窗棂上贴起几张精致古朴的剪纸花,似映出一代年华,红火韵味儿暖了千家。

立春之色,应正月之始,伴草木而生。鹅黄柳絮,俏丽迎春。嫣红的山茶花漫山绽放,似淡粉胭脂,温婉柔情。春光落下,高山上的冰雪点点消融,汇成汩汩流淌的清溪。有浣纱女赤足在溪边清洗昨日衣衫,欢笑声宛如银铃。岁序是又添了一年,然这春满山河依旧,年年如初。

东风吹过,冻意消减,则散而为雨。乍暖还寒时分,雨水至,万物生。一场春雨后,枯木逢春,峦山青芜。春花料峭,声声鸣啾从天际传来,鸿雁自北向南,回归故里。低飞划过如镜水面,水中映出它们洁白的倒影。如此,便与这山、这水,融成了一副宁静而有温度的画卷。

到仲春时节,蛰虫惊醒,天气转暖,渐有春雷。惊蛰后,农家人晨起晚归,荷锄耕种。摘下一棵青翠的新葱,洗净后放于木砧之上,用刀切好,烧水下一碗素面,盛于青棕色的陶瓷碗中,撒入绿葱与红艳的辣椒,拌上调料,热气腾腾的吃上,卸下满身湿凉气。

《诗经》中有这样一句很美的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惊蛰日,桃花开。南风过境,吹满了十里繁花。一簇簇粉艳的桃花映红了几方春色,闲来可在腕间挂上竹编的花篮,采摘些许回去酿做桃花羹,香甜浓稠的羹汤里还能溢出几丝花的芬香。也可将花清洗后晾干,放入磨里打研,浸染香棉用以点唇妆。女子唇色,宛若桃红,娇艳欲滴。彼时杏花如雪,绝胜南陌。南宋释志南在春游时也曾有感而发,“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我想他是爱极了此般花色景致。而庭院深深,禅房深处的丛丛蔷薇如晚来天边的一片红霞,水红色的花瓣层层晕染,述尽一场花事。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一曲《牡丹亭》,字润婉转,唱尽了春色斑斓,繁花似锦的迤逦景色。确是如此,不到园林,又怎知春色如许。大观园里的春天更是一场盛宴,红楼女子,相聚园中,将花汁滴入琉璃盏,白瓷壶,玛瑙碗,加上新鲜艳黄的蜂蜜制作胭脂膏。待完成后置于梳妆台上,古铜镜旁,摆放两朵小花,皆是风情。

癫痫是很严重的疾病,那么这种病能得到治疗吗?

随天气渐暖,惠风和畅,春分已至。燕子南迁,纸鸢翻飞。当年白居易在钱塘湖畔春行,也为“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的热闹景象喜笑颜开。一夜春风来,梨花随风开。佳人抚琴,才子落棋,几处纸鸢,一段相逢,终是梦入红尘万丈,缠绕此生。

烟雨江南,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黛瓦青墙。花枝从雕栏木窗里伸出,水墨氤氲的油纸伞,挂着白玉流苏的圆扇,尽显江南风情。想去苏州老旧的小巷走走,找一处戏台坐下,听一段昆曲。台上戏子浓妆粉墨,青衣水袖,不知在演绎谁人,又惊动了谁的情。

几回头,人间四月,芳菲开尽。每到清明,脑海中便只剩一句“清明时节雨纷纷。”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细雨蒙蒙,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湿漉漉的哀愁。带上朝露未干的菊花,纸钱香烛,祭祖,悼念逝世之人。路上小雨稀稀,行人匆忙又冷清。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暮春时分,杜鹃夜啼,柳絮飞落,牡丹吐蕊,樱桃红熟。桃花飘落于水面,往事一一浮现,便有了南唐后主“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的;昔日蒋捷在南宋亡后飘零于太湖之滨,徒生出“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浓郁愁楚。

青山苍翠,如深眉浅黛。春梢茶叶鲜绿,肥硕柔软,采摘春茶用山泉水清洗、晾干、亨炒,制出的茶叶有淡淡草叶清香。拿出青瓷茶盏,放入一撮新茶,冲入沸水,茶叶在盏中沉浮。待茶叶舒展,手执杯盖轻拂水面,端于嘴边小抿一口,人间清欢也不过如此。

等春红落尽,斗指东南,维为立夏,万物繁茂。立夏后,江南进入雨季。一场大雨停歇,天空放晴,明媚的阳光倾满城。苏东坡独饮于西湖畔,畅怀于“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的盛景。五月,槐花盛开,一束束洁白的花枝缀满枝头,素雅的清香四散。轻摇树枝使花朵落入簸箕,加入白砂糖揉成面团,煎成槐花酥,外酥里嫩,香甜可口。

日光照射,夏熟作物灌浆饱满,但未成熟,小满不满。《毛诗》曰:“谁谓荼苦?”苦菜也。小满节气,宜食苦菜。苦菜味中苦涩,涩中带甜,新鲜爽口,有清热解毒之功效。田园中,梅子金黄,杏子硕大,荞麦花开,色彩阑珊。

而仲夏之始,是谓芒种。江南进入梅雨季,如垂下一帘珠帘,水雾朦胧,帘后却是一场盛世烟雨。潇潇清雨自瓦甍滑下,坠为银帘。青梅熟透,摘下来煮酒,倒入夜光琉璃酒盏,等一位故人。梦回唐时烟胧韵事,宋时明月清风,长安城处处是饯别花神的情形。姑娘们霓裳飘袂,轻衫薄如蝉翼,眉间几朵花钿,步摇玉簪盘发,聚在花下,用绣线哪里治癫痫病的医院更好彩带妆点花树,那花瓣秀带随风飘曳如绛纱翻飞,本是缱绻送别,却生生添了几分曼妙旖旎的风情。

至晷短昼长时,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是月农忙,夜半归家,唯蝉鸣声声,月光如水像浣尽了浮华旧事,塘边芦苇泛着皎皎光辉。荷叶簇拥,散发出缕缕清香,点点粉色藏于一片绿郁中。夏至日,地表受热,空气对流,常有响雷如敲锣霹雳,冷雨扑面,骤而降停。故刘禹锡将其形象的借喻为“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六月初,小暑至,则进入伏天,温风中也携卷了小股热浪。柳条垂岸,烟波桥头,蜻蜓立于小荷尖脚。竹林清幽,如翠屏碧画,温润无暇。遥想嵇康曾在林中弹奏的那曲《广陵散》,琴音戈矛纵横,使竹叶簌簌,沾落白衣。今那山泉水仍清澈叮呤,沿水流而行,竹影如诗,莺燕啼鸣,心净踊跃。

平分天四序,最苦是炎蒸。大暑时,季夏三月,腐草为萤。生于淤泥,如玲珑灯火,于青萍之末,穿过谁家纱笼。像是一场浮生,一次相逢,如繁星点缀寂寞荷塘,只停留于这短暂时光。若遇见,也是恰逢因果,了却心上。

盛夏时节,赏大片大片的荷花开才最为畅意。“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西子湖畔,曲院风荷中,菡萏风姿绰绝,美不胜收。想在荷岸边屈腿坐下,喝一盏清酒。风吹卷起满池荷瓣,恰巧一瓣掉落盏中。微凉的清酒沾染上荷花的清香,浅酌饮入喉,如故梦中客,一晌贪欢。嫣粉的花朵在碧伞下亭亭玉立,花色本是清淡,愈到瓣边愈是浓郁,如粉玉剔透,潋滟芳华。莲瓣绽开,浅黄的莲心露出,四面微微有些银白,静谧清净,似本就当生于佛前,青灯之下,满是慈悲。荷叶纹路清晰如细线,露水如珍珠在玉盘中翻滚。月色覆下,华光轻柔如水,微风掀起小小涟漪,莲荷清韵犹浓,露珠散化为细碎的晶莹,泛着熠熠银光。

待莲子成熟,泛木舟入藕花深处折下深青色的莲蓬,鱼戏于莲叶间。而韶光流逝,却恨太匆匆。“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晚风新凉,乳鸦啼散,是谓立秋。一场秋雨后,空山烟雾缭绕,霜露茫茫。秋色总寂寥,梧桐满阶,池水渐凉,芭蕉飕飕。饶是雅致如苏轼,也免不了“世事一场大梦,几度秋凉”的愁叹。更逞况婉约细腻的李清照,花空流水,独倚亭楼,相思之情无计消除,于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晚风秋雨几段,天地始肃,是曰处暑。鹤舞婆娑,蛰虫断续,于山中屋下读几赋诗书,不问世俗,独醉其中。此时麦田金黄,谷物丰登,正是秋收的好时节。日照西沉,农人仍在阡陌中采割稻穗,细密的汗珠滴落,却不觉劳累。或遇秋风送爽,金灿灿的药物治疗癫痫病效果到底怎么样麦浪卷起滚滚波涛。

至白露降,则气始寒。“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半夜空气中的水雾凝结为珠,粘在草茎或花瓣上,清晨东方破晓,第一缕阳光照射,露珠如羊脂白玉般无瑕。清秋寒凉,可泡一杯清茶,喝一碗米酒,用莲子百合熬煮浓粥,保脾胃温暖。

候鸟迁徙,城南花不再,似互述离别。“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霞光熏紫,泼洒在深蓝天幕,鸿雁身影渐远,唯一抹剪影印于山光间。潋滟秋水与这山色相融,看不见尽头。每想至此般光色,如置身幻梦,眼前只有这海天一色,秋色斑驳的波澜景象,心仿若回溯到很远。

八月中,解见秋分。松鹤栖息,菊黄蟹肥。古有春祭日,秋祭月。十五日,中秋佳节,琼楼玉宇,冰魄满轮。明月滟滟,清辉皎皎,盘中山水重叠,影影绰绰。彩云如纱,时而遮挡半边,时而掩住整轮光华。繁星当空,如钻石镶嵌,漫天闪烁。秋风吹散薄纱,夜凉如洗,庭下如积水空明,竹柏的影子印于庭中。桂花浮玉,十里飘香。家人团聚,折一枝桂花于小瓶,月饼在玻璃盘中叠放整齐,配上几壶秋茶,便是长久安康。

季秋寒露时,露气寒冷,凝结为霜。桐叶萧疏,菊黄始华。若论爱菊者,任谁也不及东晋的陶渊明。尤羡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恬淡。待终南山的菊花开遍,便背上背篓去采菊,落日的余晖打下,金黄的菊花仿若灿然一笑。至九九重阳,登高赏菊,满城如覆华裳,金光灼灼。把盏独饮,故园的花似开在了心尖。

“枯草霜花白,寒窗月影新。”秋暮霜降,草木衰黄,枫叶新红。夕阳西下,晚霞斑斓,秋水粼粼,霜叶红火,似同这落日霞光相辉映。渔船悠悠划过,远方传来一曲《渔舟唱晚》,筝音泠泠。“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细雨清�鳎�小苑幽静,霜飞如雪,满池萧瑟。坐于檐下,淅淅沥沥的雨丝敲打着残荷,孤寂到极致,也雅致到极致。枯荷秋雨,清韵至深。静坐落禅,心无喧嚣,唯残荷静立水中,风骨清媚,岁寒成诗。

然冬,终也,万物收藏也。西风清冷,残荷衰败,疏木萧条。朝有霜露,白雾蒙蒙,水面初凝,寒气袭人。香山红叶落满石阶,重重叠叠,似尘封了一段尘缘,弥漫半生。古寺清静,唯落窗剪影,一夜月弯。玛瑙红珠掉进古铜净盆,清泠一声碰响,溅起银白水珠。拟约吟梅雪,坐拥小火炉。暮色茫茫,满城立冬色。

小雪气寒,未盛之辞。天地闭塞,万物沉眠。玲珑红熟的晚柿一串串的挂满枝桠,似一个个潋滟的小灯笼,为这茫茫天地增添一抹亮色。北国已有初雪飘落,白雪点点,红柿剔透,枯松原靠谱的癫痫病医院,这样选错不了枝棕黑,宛如素雅绸画,不染尘灰。若在南国,便可吃上几块甜糍粑。将糯米蒸熟捣烂,凉后切成小块装入瓷碗,把黄豆粉和白砂糖搅匀洒在糍粑上,最后可淋入一勺红糖,香软可口。

大雪至,雪而盛矣。北风凌冽,大雪纷纷,雅客赋诗,隐者悟禅。“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山色寂寥,极目皆雪白,唯渔翁一人在江边垂钓,遗世独立。崇祯五年十二月,张岱前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小舟一芥,温火煮酒,雪中畅饮,天地苍茫。

若问爱极,便是白居易的《问刘十九》了。“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昨日新酿了一盅米酒,如淡绿的翡翠,红泥筑的火炉已烧得彤红。天色渐晚似是欲下雪,可否与故人共饮相醉。可浮生如梦,如霜花吹散。然这杯中酒,却始终不肯凉。

《载敬堂集》有载:“夏尽秋分至,春生冬至时。”冬至阳生,泉水涌动,温热清淳。窗外雪纷飞,家人围坐,灯火可亲。一锅热腾腾的羊肉汤煮沸,浓汤的香味飘出还掺着一股羊膻味儿,夹起一块送入口中,祛褪了不少寒意。小径旁的腊梅点点绽放,浅黄的花瓣润如和田暖玉,萼蕊含雪,唯腊梅花香最是醉人。

民间常有言,“小寒节气,冷在三九。”白日寒树,野色笼雾。雾凇凝结枝头,晶莹剔透。北雁归乡,呵气成冰。姑苏又小雪,寒山寺外清雪茫茫,身披红色袈裟的僧人走过,如菩萨低眉,唯他一人。西湖白堤,断桥残雪,如铺琼砌玉,清寂冷艳。一桩情事,淌过千年,只愿二人重逢,生生不离。

“旧雪未及消,新雪又拥户。”大寒之日,寒气逆极。白雪纷扬,青丝如染上清霜,园中梅花竞相绽放,深红浅红,如琉璃红玉,沾染落雪,氤氲如画。或披上狐裘,踏雪寻梅。觅一枝红梅,汲水插入白釉细纹净瓶,置于雕花木窗旁。镂空之处,一边絮雪飘舞,一边梅花红艳,宛如一景,尽是禅意。焚香点炉,室内檀香袅袅,青烟如丝。旧物器皿,皆是无言。漫漫长夜,梅香清浅醉人,恍若人生初见,时光如故。等岁暮落下,又至一春。

很早之前便想熟习二十四节气并写一篇与之相关的文,今次终达愿。题记引用了三毛在文章《孩子》中所写的一句话,也是反复思考许久,因并不是只写了那四种意向,但确实扣入全文,故最终还是决定采用。年岁太轻,文化底蕴太浅薄,落笔仍远远不够丰盈,却总觉写不够。四季如宴,光阴似水绵长,待来日历经山河岁月,必当重叙。

——后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