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断弦情

时间:2020-06-23来源:东方故事官网

琴弦已抚断

已不见抚琴的少年

来年秋天

一个人坐在琴架旁

抚出的除了一抹单音外

便再无其他

又是一年秋天,霓殇照样扶着一把破旧古琴,古琴的琴弦已断了大半,断断续续的琴音中依稀听出竟是一曲凤求凰……

霓殇其实并不会抚琴,她只是遵守一个约定。每年秋天来他的坟前抚一曲凤求凰。不知不觉,霓殇已经抚了十个年头,当初名震江南的古琴,如今已破旧不堪,华丽不再。霓殇也已不再年轻,白了一头青丝,手指起了厚厚的茧,再不见当年的纤纤玉手……

霓殇是江南名院里的头牌舞姬,以跳的一身好舞而闻名。官家商户都想求了她的卖身契,可不知她是不愿离开这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还是没有遇到知音人,所以她一直呆在院中,转着自己的舞步,听着别人的喝彩声。

直到她遇到了琴馆里的琴师,瑶池。霓殇喜好收集古琴,虽然她不会弹,也没有弹的心。一日到琴店里选琴,店家见是熟客,便给她推荐新来的好琴。“听说,琴馆里的有一位琴师会抚单弦的琴,可真是了不起”霓殇听闻,便问其名,小倌告诉霓殇,“何如肆撤迹,万里赏瑶池。瑶池是也。”霓殇听完,心里也有些好奇。店家告诉她,他住在十里外,小宅院,外面亦是题着这一首诗。

霓殇回去告假了妈妈,霓殇停在店家说的小宅院前,她敲了敲小宅院的门,门竟是没开,霓殇犹豫片刻,最后还是跨进去了。霓殇走到了屋前的小花园,小花园里摘满了白色的山茶花,形成了一片花海。霓殇踏着小路继续往前走,竟看见花海里安着一个琴架,琴架上睡着一个白衣千年,山茶花抵在他的脸上,竟是一幅绝佳的水彩画。

少年似是听到了脚步声,便抬眼看,睡眼惺忪。“你是谁”少年轻轻的问。“我,我是霓殇”霓殇捏了捏衣角。“霓殇又是谁啊?”少年轻笑出声。“霓殇就是霓殇”少年看着她,白色山茶花印着霓殇的淡红色衣裳,竟是异常和谐,“你来这里干嘛啊?”少年歪了歪头。“我找一个叫瑶池的琴师”霓殇对着少年轻声说道。

“你找我什么事?”少年听后又歪了歪头。“我想听他抚琴,咦,你就是瑶池吗?”霓殇竟是没想到闻名江南的瑶池琴师竟是如此年轻。“奇怪吗?”少年又看了看霓殇。“恩,你太年轻了”霓殇轻轻的笑了笑。“呵呵,你是在夸我吗?”瑶池双手抚上琴弦,“你想听什么?”霓殇想了想,“我也不知道,你随便弹点吧。”

瑶池听闻有些惊诧,“你当我是什么?”霓殇有些不好意思,“我并没有什么喜欢的琴曲,我只是喜欢古琴罢了”瑶池听后,“哦,敢情你是到我这儿来寻好琴了”瑶池说道。“没有没有,我真的是想听琴音。”霓殇急切的说道,脸也急的有些红。“好了好了,过来给我沏杯茶,就给你弹”霓殇听后,便梧州治癫痫好的医院起身给瑶池倒了一杯茶,青瓷的茶杯印着白皙纤长的手指,竟让瑶池呆愣了片刻。

“你应该很适合弹琴。”瑶池笑着说。“可是我不会。”霓殇沏完茶。“我可以教你。”瑶池起身,让霓殇坐在他的位置上,霓殇把手放在琴上,瑶池把手贴着霓殇的手,然后慢慢的弹起来,婉转的琴音回荡在整个小院中。霓殇感到贴在身后的体温,心跳如雷点般的响在心里。霓殇微红了脸,“这是什么曲子”霓殇轻轻的问。“呵呵,凤求凰”瑶池贴在霓殇耳边回答,热热的呼吸扑到霓殇的耳后,把霓殇闹了个大红脸,“好了,我要回去了。”霓殇站起身,便匆匆的跑了。瑶池看着霓殇的跑走的背影,竟是笑了。霓殇跑出门外,深吸了口气,霓殇稳了稳心跳。然后又像兔子似的窜走了……

霓殇回到院里,妈妈问她“柳府的三公子来了,可一见。”霓殇被妈妈这一句话打回了原形,是啊,自己一个舞姬,怎么能肖想他呢?“好。”霓殇轻轻的点了点头。

霓殇回到屋中,换上了一席大红色舞裙,和妈妈一起风资款款的迈向了一扇门前。“柳三公子,奴家把霓殇姑娘带来了。”妈妈和霓殇对着一个蓝衣少年行礼,“行了,行了,别见外”少年乃是江南富商柳家三公子柳州城,自是心悦霓殇很久。“那妈妈我就先退下了”妈妈出去的时候顺便关上了门。“霓殇姑娘,过来坐。”柳州城对着霓殇招了招手。

霓殇起身迈到柳州城身边坐下。“姑娘年岁已不小了,可有想过赎身”柳三公子端起一杯酒递给霓殇。“恩。”霓殇点了点头。“我可替你赎身啊,我愿娶霓殇公子进门。”柳州城兴奋的拉住霓殇的手。“多谢公子抬爱,只霓殇身份卑微,不敢肖想柳公子。”柳州城一听这话,便有些变了脸色。“你退下吧”霓殇对着柳州城行了一个礼,便带上门回屋了。

天已经晚了,霓殇忽然想起白天的瑶池琴师,竟是睡不着了,一想起他的手搭着他的手在琴弦上弹琴,心又像打鼓似的怦怦直跳。

第二天,霓殇谢绝了所有访客。便又奔瑶池的住处去了。走到门前,霓殇又仿惶了,在原地跺着小碎步……“你在这里干嘛,怎么不进去?”瑶池从霓殇身后站出来。“你怎么在我身后?”忽然出现的瑶池把霓殇吓了一跳。“没想到你还敢来这,昨天不是吓成这样了吗?”瑶池轻轻的笑了笑。“我,我只是来听琴的。”霓殇有些慌张,阳光照在她粉扑扑的小脸上,她的肌肤更是被映的白皙透亮。竟让瑶池恍了一下神。

“进去吧,听琴的时候顺便教一下你。”瑶池推开门。“啊?还要教琴啊?”霓殇有些惊诧。“我可不是半途而废的人。”瑶池说完就进去了。霓殇听闻跺了跺了小脚,最后还是进去了。瑶池看到霓殇进来,便止不住的轻笑起来,白色花海映着他的笑颜。当真是一笑倾城。霓殇看着他的笑,自己也禁不住轻笑了起来。“你笑什么?”霓殇问。瑶池又哈哈大笑起来,但是并没有回答霓殇的场景。

癫痫病天津哪家治的好

一来二去,霓殇和瑶池相识已经三个月了。霓殇的那首凤求凰也弹的炉火纯青。“瑶池,你在吗?”霓殇推开瑶池家的门发现他不在。霓殇径直走到琴架旁,开始自发弹起来。“恩……弹的还行。”瑶池走进来。“谢谢。”“哎,你拿的是单弦琴吗?”霓殇惊讶的发现他手里的古琴。“恩,今天让你开开眼。”霓殇一直听说瑶池不仅弹的一手好琴,单弦琴也是驾驭混熟,可是霓殇这几个月一直都没听他弹过。

瑶池伸出十指,纤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像是在琴弦上跳舞,蝶恋曲不同的音调也流畅的弹出来。霓殇听后,银白色裙摆也扬起来,在花海里开始慢慢的跳起舞来。脚尖点点,裙摆飞扬,美轮美奂,竟像是花丛里起舞的花仙一般。瑶池弹完勾完最后一个调,霓殇也转完最后一个圈,霓殇似是跳累了,竟是倒在花丛中。瑶池立马起身,勾了一下霓殇的腰,霓殇盈盈而倒,被瑶池勾着倒在了怀里,两人的衣摆裙摆也停了下来,霓殇看到他们之间想起身,瑶池勾着她。

“霓殇,你可愿意以后一直舞在我的琴旁。”霓殇看着瑶池的眼,一时也回答不出来。“我只是一个舞姬,怕配不上你”霓殇轻轻的低下了头。瑶池轻轻的笑了,食指勾起霓殇的下巴。“我为你赎身。”一时间花开烂漫,霓殇的心里一时间也一直回荡着这句话。“恩,我愿意”霓殇轻轻的点了点头。瑶池看她点了点头,眼里充满了笑意。“走,起来,现在就为你赎身。”

瑶池拿出银票给妈妈,求要霓殇的卖身契。妈妈接过银票,便告知霓殇随她回房去拿。霓殇跟妈妈到房中,竟发现柳州城也在此。妈妈说柳公子今日也是来替霓殇赎身的,便让霓殇好好抉择。说完妈妈便带上门出去了。“多谢公子一直以来对霓殇的抬爱,只霓殇已找到了心悦之人,自是不能再让公子抬爱”柳州城一听这话,竟是哈哈大笑起来。“你心悦的人可是那琴师”霓殇一听,便轻轻点了点头。“你要嫁给他”柳州城挑了挑眉。霓殇又点了点头。

柳州城一看霓殇点头,便更是疯狂的笑起来。“你敢嫁,也要看他有没有命娶”霓殇一听慌了。“柳公子,你什么意思?”柳州城说完便走了。霓殇听了柳州城的话,心里一直不安。隔了几天,便听妈妈说瑶池锒铛入狱的消息。霓殇一听,差点晕倒,便追问妈妈其原因。妈妈说瑶池在柳府杀了人,瑶池一听,柳府!!“妈妈,求求你救救他,他肯定是冤枉的,被柳州城冤枉的。”霓殇跪着抓着妈妈的裙角。“哎哟,我的好女儿,快快起来,我只是一个青楼里的妈妈,想帮也帮不到啊。”霓殇一听这话,便瘫软在地上。

霓殇拿出所有的积蓄,便跑到柳府,求见柳州城。护卫告知片刻,便带着霓殇进去了。霓殇一见柳州城便重重的跪下了,“柳公子,我把这些年赚的钱拿给你,求求你放了瑶池吧!我知道你有办法的。”柳州城一听笑了,“杀人偿命,谁都懂的道理,我怎么能包庇呢?除非……”“除非什么?”霓殇急忙问。“除非你能做广西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我的姨娘啊,我便考虑考虑。”

霓殇一听这话,差点晕过去。“柳公子,想让我做你的姨娘可以,你先让我放了他”霓殇对着柳州城磕了磕头。“可以”柳州城一听这话,便更是畅快的大笑起来。还吩咐小厮带着霓殇去了牢房。“瑶池”霓殇一见瑶池便止不住的流泪,瑶池看起来很憔悴,但还是对着霓殇笑了。“我没事,我是冤枉的,过几天就会出来了。”瑶池隔着牢房摸了摸霓殇的头。“瑶池,我一定会救你的,你等着我。”霓殇说完便哭着跑出了牢房。瑶池,我一定会救你的,一定会救你的。

“听说没有,那江南富商的三公子竟要抬青楼的舞姬过门呢?”

“听说了,听说了,今晚就成亲呢。”

“那小娘子可真是有福气。”

“可不是吗……”

街上的人都热火朝天的讨论心事,霓殇自己呆呆的做在梳妆镜前,瑶池前几天就放出来了,听说她要成亲,还送了一把名琴当礼物。霓殇的心里尽是心酸。他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哎哟喂,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怎还没穿上新娘服”妈妈推开霓殇的门,发现她还是呆呆的坐着。“赶快赶快”霓殇被妈妈拽着穿上了新娘服,看了看霓殇的样子。终是劝了劝:“霓殇啊,你和瑶池公子是有缘无份啦,柳公子才是你的良人啊”霓殇听了妈妈的话,更是伤心。

很快,晚上霓殇就坐进花轿就到了柳府门前,柳州城便出来牵着霓殇从侧门进了柳府。当跨进柳府的门,从正门处却响起了一阵婉转的琴音。霓殇一听这琴音,正是那他第一次教她的那曲凤求凰。霓殇揭了头上的大红盖头,霓殇像疯了一样的跑出门外。柳州城听了这琴音皱了皱眉,反应过来霓殇已奔至门外。便吩咐家里的奴仆赶快把门外弹琴的赶走。家里的客人一见有热闹看,便纷纷赶至正门前。

霓殇看到瑶池席地而坐,手上弹着那单弦的古琴,身上穿的……身上穿的乃是一身新郎服。一曲弹完,“霓殇,我送你的聘礼可喜欢?”

霓殇奔到瑶池前,眼泪像泉涌般流了下来。“喜欢”霓殇轻轻的回答。“好啊,今天就是我们的婚礼”瑶池轻轻的笑。“可是,瑶池”霓殇还没说完,便被瑶池打断了。

“还记得这首凤求凰吗?你现在都不知道这首曲子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吧,笨丫头,我告诉你,这是求爱的意思呢,被我骗着给我弹了三个月……”瑶池说完便猛地开始咳嗽,咳嗽完,嘴角竟流下了一丝血丝。“瑶池你怎么了!”霓殇急忙跑到瑶池的身旁,瑶池看到霓殇便着倒在她的怀里。“可是我还没有听够,我以后还想听你弹。咳咳”说完瑶池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越来越多的血从嘴里流出来,打湿了霓殇红色的裙子。

“好,好,我以后天天给你弹,你怎么了,瑶池,别吓我好不好”霓殇拿衣袖擦着瑶池的血,可怎么也擦不完。“霓殇!”柳州城看着他们放着这么多人的面,抱在一起,一时武汉看癫痫病到哪个医院气红了眼。周围围满了群众对着他们三人指指点点。“霓殇,你怎么能背叛了我,你可知道我有多期待你嫁给我”瑶池看了看柳州城,轻声的对霓殇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霓殇疯了似的道歉,疯了似的给瑶池擦着脸上的血。“不过没关系,今天就是我俩的婚礼,你看,这么多人都在看着我们,祝福着我们”霓殇哭着点了点头。“霓殇,别哭,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可是你前段时间背叛了我,我要罚你”瑶池颤抖着声音把这句话说完。“好,好,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好好活着。”霓殇擦着瑶池脸上自己的泪。

“我罚你好好活着,然后每年秋天的时候来我坟头弹这首凤求凰。”霓殇听到这话,心里像撕开了道口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霓殇,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可不会在轮回路上等你。让你一个人孤单的走。”瑶池艰难的抬起手擦了擦霓殇的眼泪。“霓殇,我很自私,所以我临死也不要让你嫁给别人,霓殇,你是属于我的”“好好,我是属于你的,我们去拜堂,我们去成亲”霓殇牵着瑶池的手。

“好,好,成亲”瑶池艰难的立起身来。“一拜天地”群众里面的一个小姐竟是大喊了起来,人们一听,又整齐的喊了一遍,柳州城似是没想到是这个场景,一时也没有说话。“谢谢,谢谢大家”霓殇对着人群磕着头。“姑娘,哎,你们还是快拜堂吧”离她最近的一个人叹了口气,扶起她。瑶池对着霓殇笑了笑,硬撑着和霓殇磕了头。“二拜高堂”瑶池和霓殇对着人群磕了一个头。“夫妻对拜”人群高亢的呼声响满了整个街道。

霓殇和瑶池面对面,瑶池的眼里盈满了幸福。“我们终于成亲了。”“恩,成亲了”霓殇哽咽着笑了笑。瑶池和霓殇对着对方磕下了头。他们磕完了头,瑶池便像用完了所有力气,倒在了地上。“瑶池,瑶池,别走”霓殇哭着把瑶池摁在怀里。“娘子……这辈子,我做的最错的事就是遇见你,可是我做的最对的事就是娶了你,我不后悔……”瑶池吐出这句话,便笑着闭上了眼,瑶池的手垂下,触到了地上的琴,发出了它最后的声音。

“瑶池!”霓殇使劲抱着瑶池,发丝交缠着,霓殇的身上到处是瑶池的血,像是冬天里绽放的点点红梅,在冬天里多热烈的绽放,只是终是敌不过花期的结束……人群里看到这惨烈的画面,心里一阵感伤,有些敏感的小姐,已落起泪来。“霓殇……”柳州城轻轻的唤了唤霓殇的名,霓殇似是没听见,便挥了挥手,和小厮回府了。霓殇似是没看见,继续抱着瑶池说喃喃自语……

霓殇手指勾着琴,在瑶池的坟前弹着琴。“霓殇姑娘,这是我家公子送给你和瑶池公子的新婚礼物。”一名灰衣小厮交给霓殇一个盒子。“替我谢过你们公子。”霓殇打开盒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折着她的卖身契。

不知过了多少年,瑶池的坟前又多一个坟头,据后来的人们谈论,那坟头里面埋的那个女子,名叫霓殇……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