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医生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东方故事官网

楔子

“,你和爸是怎么认识的呢?”

“妈妈是的的病人。”

“爸爸和妈妈相吗?”

“小薇怎么问这个问题呢。”抱着已经六岁的女儿惊奇地看着她,这么小的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啊。

“昨天电视上有个姐姐这么问她的。”看来以后要少给女儿看电视剧了。( 网:www.sanwen.net )

“妈妈还没有回答我呢,相爱不相爱呢?”女儿不依不饶地追问像是一定要得到一个答案似地。

“以后你就会知道哦。”想了想还是找了个借口搪塞。

不是不想回答女儿的问题,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细数的这八年的点点滴滴,过得真的是很的吧。能干体贴爱自己的丈夫,聪明乖巧的女儿,这样的不是每个都寐以求的吗?

爱不爱?到底爱不爱,这个问题自己真的不知道,不是只要知道的是现在的自己过得很幸福就好了吗?

第一章

“陈小姐,这已经是您第三次进这间医院了,你这么漂亮,到底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非得这样糟蹋自己呢?”负责照顾陈梓郁的张护士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已经是个当妈的人了,每次看见陈梓郁被推进抢救室时她哭的那样儿,就难免多嘴想劝劝这个年轻的儿。

“我不想活了,就自杀了嘛。”这是陈梓郁第一次回答张护士的话,回答的时候她的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好像自杀真的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一样。

以至于张护士看到这笑容时以为这个孩子已经疯掉了,再也不和她多说些什么了,埋头整理好病房,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呵。”看着张护士用像看到精神病患者的眼神看着自己然后匆匆离开的背影时,陈梓郁笑了。精神病患者?也许自己真的是吧,自己真的是疯了吧,为了他,那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三番两次地划开自己的动脉,就为了住院能够让他来这里多看自己一眼。

是啊他有来,每次来总是同样的安慰的话,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掉,就连多余的一点都不留给自己,看,陈梓郁爱上的就是这样的男人。

————————

“梓郁,好点儿了吗?还有没有不舒服?”许晟唯拿着病历走进了病房,坐在陈梓郁的病床前温柔地问道。

“嗯。”点了点头,就别开脸望向窗外。

“梓郁,你失血过多,要不是及时抢救你就会死的,别这么傻了!”

许晟唯是这间医院的院长,陈梓郁第一次进医院的时候就是他给她抢救过来额,连着这次也已经是第三次了,很巧的是每次居然都让许晟唯给遇到了,这也许就是佛家常说的吧。

陈梓郁的情况他多多少少也从她的家人那里听说过了,是为了男人,那个男人也来过几次医院,每次来都是很短的时间就急匆匆地就走了,看得出那个男人只是带着愧疚的来看看她而已,可是每次只要那个男人一来就会看到陈梓郁露出少有的笑容。

“你说他什么时候还会再来看我?”根本没有听到许晟唯说的话,陈梓郁总是会自欺欺人地着那个男人再次来到医院。

“你还要这样到什么时候,你难道会不知道他来看你是因为你去求他来的?他来看你纯粹是一种愧疚的心情,不要在这样下去了,他已经不爱你了!!!”看着陈梓郁这个样子,他受不了了,即使知道身为一个医护人员不应该说这样的话来刺激病患,但是这番话他不得不说杭州那家医院看癫痫好,不是以一个医生的身份,而是一个爱她的男人的身份来说这番话的。

是的,一个爱她的男人。像陈梓郁这样的病患也遇见过很多,可是那天当他看到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的陈梓郁时,他居然心动了。爱就是这样一眼的时间。但是他没有说出来,他知道以陈梓郁现在这种情况是不能再承受过多的压力了。

“你不要说了!走!你给我走,我不要你给我看病了,你走啊!!!”也许许晟唯的话真的刺激到了陈梓郁,她大叫着把他赶了出来。

站在门口看着陈梓郁的样子,他的心也在痛。他知道梓郁的心已经累累了,但是她心上的伤口却不是他可以修复的。

————————

“梓郁,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自从那天被赶出去后,陈梓郁就再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明天就是她出院的日子了。

“许院长,对不起。”

“什么?”刚才梓郁开口和自己说话了吧,可是怎么说对不起呢。

“我知道,我是个很麻烦的病人,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你那天说的那番话让我想通了。”

“你真的想通了吗?”太好了,终于肯放弃那个男人了吗,这是不是表示自己也有机会了呢?

“嗯,我想通了。他不爱我了,那我再这样做根本没有用,我要做的不是在这里寻死腻活,而是重新做回那个他爱的那个我,然后让他重新爱上我才对。”陈梓郁把这几天的想法说了出来,满怀期待的着让前男友重新爱上自己,却没有注意到许晟唯越来越苍白的脸。

原来她说的想通是这个意思,她还是没有放弃那个男人,自己都没有机会了,是吗,强忍着情绪,依旧给了陈梓郁一个温柔的笑容:

“希望以后都不会再见到你了。”这样也许就可以渐渐忘掉吧。

“当然不会再见咯,如果再见到院长不是说明我又出事了吗,所以啊,不会了,我一定回好好的。”

“嗯。一定要好好的。”就这样吧,永远不见。那样至少能知道你过得很好。

第二章

“院长,有急诊,患者从楼梯上滚下了,磕伤了后脑,现在流血不止,要立即执行外科修复手术。”急诊室的护士急急忙忙地到值班室来通知许晟唯。

“患者叫什么?家人在吗,通知家人签手术同意书。”

“患者叫陈梓郁,她的家人都等在外面了。“

“你说患者叫什么名字?!”以为自己听错了,许晟唯又重新提高声量问了一次。

“陈梓郁,好像是刚从这儿出院的患者,没想到……诶,院长。”当确定是陈梓郁的那一刻,许晟唯已经跑到急诊室了。

————————

“梓郁,你终于醒了,好点了吗?头还会不会痛?”许晟唯在陈梓郁的病床前守了一个晚上,她终于在第二天的中午睁开了眼睛。

醒来第一句就是许晟唯关切的语气,陈梓郁却什么都不想回答,只是又重新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缓缓滑落在纯白的枕巾上,迅速蔓延成一朵泪花。

“梓郁,还是很累吗,那就什么都别说了,好好休息吧。”知道陈梓郁这次有进医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显然她现在是不想提及的,也罢,现在的她是需要好好休养的。

许晟唯也不再多说什么,起身为她掖了掖被角,心疼地为她抹掉不断从眼角滑落的泪珠,才又重新拉了拉椅子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苍白的容颜。

过了许久,久到许晟唯以为她已经睡着的时候,正准备起身去把本拿到病房来深圳三甲癫痫病医院一边工作一边守着她的时候,陈梓郁弱弱地声音从病榻上传来。

“好像说过不会再见面了,可是也就短短几周的时间居然又见到了许院长,看来我和许院长真是很有缘呢,呵呵。”转头正视许晟唯,此时的她已经没有流泪了,还隐隐有些笑意,可是脸颊上还未干涸的泪痕却击碎了她伪装的。

“别笑了。”这样的笑容因为不是真心的,所以很假,很难看。

“很丑吧,抱歉又让许医生看到这么狼狈的我了,可是,许医生我告诉你哦,这次我没有想自杀,真的没有,只是太伤心了,真的太伤心了才会连路都走不好的,我很笨对不对?所以许医生,看在我这么惨的份上,应该不会怪我说话不算话了吧。”依旧是笑着,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坚强。

“不会,不怪你。”他怎么会怪她呢,他舍不得怪她,他永远只会心疼她,心疼这个故作坚强的脆弱女孩。

“我就知道许医生最好了,你从来都不会怪我,你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梓郁,如果可以,叫我晟唯吧。”从她口中听到许医生这么疏远的称呼,真的很不舒服。

“不要,我喜欢叫你许医生。”

“为什么。”

“因为,许医生这个称呼和许医生一样很有安全感哦。”

“安全感?”

“好啦,许医生,我好累哦。”

“真是,都忘了你是病患,还和你讲了这么久,快点躺下去休息。”

“嗯。”

看着陈梓郁熟睡的面容,许晟唯露出一缕苦笑。

“在你眼里,我永远只是能给你安全感的许医生吗?我的温柔从来也只是对你一个人而已。”

————————

许晟唯走出病房到办公室拿来一些急需处理的案例,准备回到病房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陈梓郁和另一个男人的对话声,不是很大声,却句句听得清清楚楚。

“铭佐,坐啊。”铭佐?不就是那个男人的名字吗?他怎么来了?

“对不起,梓郁,要不是让你看到啊香,你也不会从楼梯上滚下来。”原来梓郁会从楼梯上跌下来完全是他的杰作!门外的许晟唯握起了拳头。

“这怎么能怪你,是我的错,不知道原来你已经有女了,还一直纠缠着你,一定给你带来很多困扰吧,早就知道你已经不爱我了,只是一直不肯接受这个事实而已。”但是现在已经明白了,他已经不爱了,他的爱早就已经是另一个女的的了,而自己还在可笑的努力挽回着。

“抱歉。”对于陈梓郁,铭佐唯一能说的只有这句话了,五年的早已被和争吵消磨的干干净净,陈梓郁不是那个能懂他的人,而这人人他也找到了,就是阿香,他不想因为和陈梓郁这段已经过去的感情,而放弃阿香。所以对于爱过的她,他剩下的只有这满心的抱歉,毕竟是他先说放弃的。

“铭佐,我还记得当初你总是会骑着摩托带我兜风,会在我不开心的时候偷偷买我最爱的烟花,还告诉我以后要一起到日本樱花开的最季节,那时真的好开心。”陈梓郁的每一字每一句的重重敲击在病房外的许晟唯心上,还有她说这些话时脸上洋溢的笑容,眼里神采飞扬,这些都深深了许晟唯的心。

自己终究不是可以带给她那样明媚笑容的人吗?不愿再继续听下去,毅然转身离开。可是病房里的谈话还在继续,他错过了真正重要的内容。

第三章

自从那天听到病房里的谈话后,许晟唯还是一如既往地照顾着陈梓郁,只是却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亲昵了,那再也没有用那样湖北儿童癫痫治疗方法温柔的声音叫着陈梓郁的名字。而陈梓郁也在他的悉心照料下渐渐地恢复健康,但是那个叫做铭佐的男人却再也没有出现过,陈梓郁也不再提起他,脸上时常会挂着安逸的笑容,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叫铭佐的人。

“院长,也许是因为心情的关系吧,陈小姐的身体恢复的很好,照这样下去预计不超过一周,陈小姐就可以出院了吧。”跟这许晟唯来为陈梓郁进行身体检查的小护士看到陈梓郁一天天好转,心里可是特别的高兴。原因就是许晟唯。

许晟唯不仅年轻帅气,而且是这么大间医院的院长,家境丰厚,医术高明,可是医院所有女性同胞的梦中情人啊,但这个男人却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对那些献殷勤的护士更是不理不睬,大家还以为他是同性恋呢。

可是自从这个陈小姐住院以来就不同了,一直跟在许晟唯身边的她才知道原来许院也可以对一个女人这么温柔,这么细心呵护。看来许院长并不是什么同性恋,而这个陈小姐只是一个病人,只要她病好了出院,那自己不就可以加把劲,近水楼台先得月了。所以这段时间小护士可是对陈梓郁尽心尽力啊,巴不得她早点好早点走人。

“没你什么事了,先出去。”见许晟唯连头都没有抬就把自己往外赶,小护士也只好闭嘴把检查车退出病房。

“陈小姐,这段时间还是要多注意休息,头部的伤口愈合的很好,如果还有什么症状可以直接告诉我。”

“许医生,为什么一直叫我陈小姐,感觉这个称呼好陌生。”以前他都唤自己梓郁的。

“陈小姐,你我只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没有必要叫得那么熟悉。”那天她的表情还在他眼前,提醒着他绝不是那个她爱的人,既然这样何苦让自己越陷越深呢。

“可是以前……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那都过去了。”自己的一厢情愿,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对下这句话转身开门。

“许医生,对不起。”放在门把上的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转动门把,却把持这这个姿势立在那里。

“我是个自私的人,真的很自私,你对我的付出我都看在眼里,你落寞的背影,你在我病床边说的话我都知道,不想去回应,只想这样自私的接受你的付出,对不起。”在陈梓郁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许晟唯的身体明显一僵,原本放在门把上的手颓然地落下。

她知道,原来自己做的她都能感受到!

“我……”

“许医生,你是好人,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她诚心地说。

“好人?这是要给我一张好人卡吗?为什么要说出来,你可以装作不知道,然后默默离开不就好了吗!这样是要我怎么办,要我亲口承认吗?是,我是爱你,很爱很爱,爱到怕你承受太多压力而把对你的爱尽数藏在心里,对自己说好好守护你就好了,,等你好了再说。可是那天我才知道你永远不会好了。”

“那天?你,你在门外吗?”

“是的,我在门外,都听到了你们以前的浪漫,你的,你们的约定我都听见了,所以我放弃了。”虽然很痛苦,却还是选择放弃,勉强的有意思吗?

“你说放弃?你真的放弃了?终于选择放弃我了吗?”其实早该感觉到的,这几天的他这样的冷漠。

“不然呢?”不放弃还能如何,她的心里只有那个男人。

“我,也许,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吗?我想了好久,你是个好男人。也许你会愿意娶我吗?”鼓足很大的勇气陈梓郁说出了这番话,并不是随便说说的,而是经过了漫长的思考,许医生真的是个好男人,会是一个很好的归贵州治癫痫哪家好宿,久而久之自己总会忘了铭佐的。

“娶你?”许晟唯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如果没有那么刚才陈梓郁说的确实是‘娶我’吗?

“嗯。”

“为什么?”许晟唯还没有从这两个字的震惊中缓过神来,那样爱着那个男人的梓郁怎么会说出要自己娶她这样的话呢?

“因为你是好男人啊,如果你不要我就没有人要我了。”自己果然是个自私的人,不然怎么会要求一个这样爱自己的男人来娶一个心里住着别的男人的自己呢。

尾声

过了好久,终于在陈梓郁以为她不会答应的时候,许晟唯开口了。

“就因为我是好人吗?”

“对,你是很好很好的人。”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在遇见一个这么爱自己的好男人了吧。

“可是你并不爱我。嫁给我不觉得委屈吗?”会吧,嫁给一个并不爱的人,哪个女人会不委屈呢,他并不想她过的不幸福。

“不会,因为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对啊,他是爱自己的。

“可是你的那些浪漫呢?”他记得他和她说的那些事。

“那天你一定没有听到后面吧,我说了,我已经懂了,爱情并不是只有浪漫和激情就够了,这么久以来我好累了,和你在一起很舒服,你能给我想要的安全感和安定的生活,这就是我现在想要的。”

“好,我娶你。”他笑着握住了她的手。

“我不爱你,你会觉得委屈吗?”

“不会,因为我爱你。”如果这就是她想要的,那么他都给她,只要她觉得幸福就够了。

“嗯,谢谢你,许医生,我们会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是吗?”

“是的,会很幸福。”这是他给她的,他会用一生来证明。

————————

“老婆,在想什么?”丈夫的声音把陈梓郁从中拉了回来。

“老公,谢谢你。”谢谢他给了她现在这个幸福的生活,当日的承诺他做的很好。

“呵呵,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么客气。”许晟唯无奈的笑笑,八年了,他们相敬如宾,妻子对他的客气一直是他心中的一根刺,扎得她他很痛,却甘之如饴。

“老公,我爱你。”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这句话就这样从嘴边蹦了出来。

许晟唯,没有多说什么,微红的眼眶却透露了太多的情绪,转过身抹掉眼角的泪水,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只因为妻子的一句我爱你,竟湿了眼眶。

医生

歌手:许嵩

作词:许嵩作曲:许嵩

你说懂了爱不是浪漫

我的本分给你安全感

是他让你受了内伤

我努力恢复你健康

我也没那种庸俗的情结

可他还是在你心里边

偶尔梦中还窜到嘴边

其实我也能够了解

心碎一旦到过极限

用多少岁月都愈合不完全

我是你无奈的选择

你只想跟一个好人

我为你戴上了戒指

你的笑也还算逼真

我是你无奈的选择

却不是多么爱的人

只怪他下手太残忍

改变你一生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