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人生若只如初见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东方故事官网

周郎(一)

寻阳,是一座古城。据说,历史可以追述到秋战国时期,那个时候的寻阳是楚国和吴国的分界,被称之为“吴头楚尾”,是一处兵家必争之地。当然,那个时候叫不叫寻阳叶秋就不知道了。不过,叶秋倒是知道,在白居易的“寻阳江头送客,枫叶笛花秋瑟瑟”出来之前,寻阳在汉朝的时候,倒是叫柴桑,在淮南王刘安未被诛杀之前倒是一个郡。不过这段历史,在叶秋的班上除了他会去关注一下,想来其他的人是不会怎么在意的。“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其实,让寻阳真正扬名的还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周郎。不过,同班里的同学羡慕周郎的辉煌战果不同得是,叶秋羡慕的是周郎和小乔两人之间的郎情惬意。

那时的场景应该是怎样的?战火纷飞、狼烟四起,一员“羽扇纶巾”的白袍儒将,一挥手,敌军百万尽灭,然后,奏凯歌而回,在一栋院子门口,一名美丽得宛如集聚了所有的灵气,便如同深山中的幽兰一样的,正倚门而望,她就是小乔。周郎的小乔。

叶秋站在烟水亭内,痴痴的望着甘棠湖周围烟波浩淼的湖水,似乎连心也跟着脚下,见证了当年周郎和小乔的的点将台一起,回到了那个幻一般的年代。

--- ---

橘子花(二)( 网:www.sanwen.net )

她过得还好吗?

许多年以后,她还会记得吗?

明说,她已经有了男了。这是真的吗,可是,若不是说过,她喜欢的是峰吗?情,真的能够变得如此快吗?如果是,如果当初自己再主动点,是不是意味着和若就有可能?叶秋不知道这种可能到底有多大。世间上没有药,更没有时光机,所以,这种假设仅仅只是一种形而上的,没有意义。想到这里,叶秋觉得有些苦涩。高中时代就那样了,三年,他暗恋着她,而她却偷偷的喜欢别人;到如今,他留在寻阳这座古城,而她却去了南方另一所城市。看看水波荡漾的湖面,这么美丽的晚霞在天边、在水中,甚至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头渲染着,这个时候,她如果在,如果她的他也在,想来,她该是倚在他的怀中吧?她会的微笑吗,她笑起来一定美极了,一定不比天边的云彩更美。一如,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个早晨。

叶秋的心好疼。

那是在刚进高中的时候。在一个有雾的早晨,叶秋推开三楼宿舍的窗户,丝丝的凉意随着迎面飘来的晨雾就进了宿舍。是什么味道?好香。下铺的宏夸张的表情,配上他大大的惊叹,一,让寂静的早晨热闹了起来。301的人都起来了,全都挤在窗口,奋力的吐纳着这跟云雾一样缥缈的香味。

到底是什么花香?

叶秋心里面有一丝的疑惑。

是橘子花。

橘子花?叶秋不解的看着对面上铺的舟,你确定?

确定。舟毫不犹如的回答,昨天我就发现了,是教学楼后面的那片橘林,不过,昨天早上晨读的时候开得并不多,看来今天一定都开了,等下得去看看。

不去理会其他的人嚷嚷,或许是被舟的语气感染,陕西中际医院看癫痫好么叶秋想了想到真的觉得像是橘子花的味道。可是自己从前怎么就没有觉得橘子花的味道是这么好闻呢?像什么呢?像什么?正当叶秋苦思橘子花的味道像什么的时候,他皱着的眉头忽然舒展了开来,他知道像什么了。像的唇,青涩、、美丽。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吗?

叶秋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这个问题。如果说,从前有谁问自己这个问题,自己一定会嘲笑吧,从前的自己一直都认为,那只不过是琼瑶当中的无厘头把戏骗骗小而已。但是,今天的事情怎么说?

在宿舍里的人依旧在为橘子花争论的时候,叶秋看到了一个女。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吧,最起码在叶秋的心里是这么认为的,那个子在叶秋就要转身的那一霎那回头了。

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叶秋形容不出来,因为那名女生只是回头看了看,便转过头走了,叶秋甚至连她的样子都只是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不过,叶秋记得她的眼神,像什么?蓝天、白云、大草原,她的一双眸子就像是在那片神圣的土地上着的小羊羔。而她的唇,叶秋只想到一个词,橘子花。

暗恋是的,同时也是甜蜜的。

双瑞中学是一所规模不是很大的学校,加上老师,也就600多人。所以,叶秋也就不难打听到那天早晨那个惊鸿一瞥的女孩子。若。一个很名字。得了吧,在你眼里怕是她全身上下没有不美的吧。一个宿舍的,想要保守一个秘密当然是很难的,作为一名16岁情窦初开得,叶秋甚至暗暗的希望让人知道他喜欢着若,那样传到若的耳里,或许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吧。对于那个时候的想法,现在的叶秋当然觉得幼稚和可笑,不过,少年时代,谁又不是在流言蜚语中、在谣言中过来的呢?回过头来想想,其实,那个时候的日子,是多么的阿。是的,很美好,就因为那份单纯。

若当然知道叶秋是喜欢她的。想来换成是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知道,一个想尽办法只为坐到自己身后的男孩子,在坐到自己身后整整一个学期,却从不跟自己说话的人,如果还猜不出是喜欢自己的人,那么那个女孩子就真的是一个笨蛋了。

叶秋当然知道若不是一个笨蛋,相反的她还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当然,在宿舍里的人口中,这仅仅只是叶秋他一个人的看法。不过,无论如何,从高一升高二那次全年级分班的那一刻,叶秋就知道,若是知道他喜欢她的。因为,她望向他的眼神里有一丝丝的狡黠。不过,除了那一丝丝的狡黠外,更多的还是羞涩。叶秋当然也知道,那份羞涩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峰——一位成绩好家境好长得也很帅的男孩子。那一刻叶秋甚至产生了一个疑惑,难道,若到文也像自己一样,是为了一个人?

不会的。叶秋这样安慰自己。

终于可以天天看到若了,甚至是只要抬头就能看到若了。叶秋很高兴。每一天,只要能看到若他就会觉得很幸福。若是一个略带缅腆的女孩子,所以笑容不多,即使笑的时候,脸也会羞蔫,这个时候叶秋就会想到那个早晨,那场雾,那个眼神,那片花香。

日子就这样的向前过着,在忙碌的学习之余,叶秋就会傻傻的看着若的背影,而顺着若的目光,叶秋也总能看到另一个人的身影——峰。转眼已是高三,叶秋知道自己喜欢若,那已经是全班,甚至是全校半原发性癫痫价格如何公开的秘密了。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呢?叶秋为自己向若的表白绘制了无数个想象。但是,在明的嘴里,叶秋还是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得消息。写给若的信,若让她宿舍里的所有人都看了一便,并且还给了其他的许多人看。她为什么要这样?明说,有人喜欢那就表示很受欢迎,表示自己是很漂亮的。叶秋不愿意,不过,明的另一个解释,却让叶秋觉得更加的难过。明说,她那是为了引起峰的注意。叶秋说,我不相信。叶秋说,肯定是她宿舍里的人抢去的。叶秋说,肯定是被其他宿舍里的人------。 是怎么样?明反问。叶秋说,反正我就是不信。

不信。叶秋却是不相信若是这样的一个人。因为,她忘不了那个唇,那个像橘子花香的唇,她是那么的单纯。不过,对于明的话,为什么自己的心里一直在说着“我不相信”这四个字呢?

高三的那一年是紧张的、忙碌的。以至于现在想来,叶秋都觉得犹如在梦中一般。不过,每当累得时候,抬头看见那个自己心里面最美丽的身影,目光始终只是注视着那个叫做峰的男孩子的时候,叶秋都难掩心里面那份淡淡的失落。

(三)

童话是什么?

公主、王子------,叶秋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不过想来该是很美的故事,因为他们都有一个美满的结局:从此,他们过着幸福的日子!幸福快乐到底有多快乐,叶秋当然知道。因为,他也曾有过。不过,可惜的是,那份爱摆在他的面前他却没有去珍惜。至尊宝的失去了紫霞仙子,而叶秋,则永远的丢掉了他的那根萝卜。

萝卜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当然,这只是一个外号。萝卜的真名叫茹,是叶秋的同班同学,的女朋友。叶秋的第一个女朋友,初恋。

都说初恋最难忘了。叶秋现在很相信这句话,如果说,那名叫若的女孩子是中的青涩的话,那么茹便是脑海中挥之 不去的痛了。

酒,是冰过的。月,是哭过的。

一圈,一圈,又一圈-----。在跑道上,叶秋不知疲倦的走着。不知道到底走了多少圈,或许是真的走不动了,叶秋,留恋似的看了看看台上偶尔亮起的荧光灯,得像是在缴。曾经开始的地方,曾经缠绵的地方,风吹过了,带走了上面的尘土,又有一个新的故事即将开始。

怎么认识茹的呢?

叶秋恍惚般的问自己?

叶秋笑了。其实,能跟茹在一起,完全是一个意外,或者说,缘于一首诗:

那弯月色

那湾池塘

那几株荷叶

还有那

比白色的莲花更圣洁的人儿

在那个豆蔻一样的年华

在那个梦一样的年纪

婉约、青涩、朦胧

--- ---

挺不错的嘛,你写的吗?是的。刚刚无聊就信手写了。看不出阿,原来,你还是一个才子阿。呵呵呵,过奖过奖。

很平常的对话。叶秋没有怎么往心理去。这个跟自己说话的女孩子,叫什么来着?哦,茹。这就是这次叶秋跟这名名叫茹的女生第一次交谈后的想法,想了很久,不知道从记忆的那个角落里找到沈阳癫痫了这个女孩子的名字。之后的发展当然是有意思的了。因为大一下学期换了英文老师,所以,上听力课的规矩自然也就改了。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吧,后来的茹说过的一句话。叶秋和茹坐到了一起。

的开始,交往的经过自然少不了文字。

喂,你这画的是什么啊?

萝卜阿

你敢骂我是萝卜,小心打你啊?

呵呵呵,其实萝卜有什么不好,白白胖胖的,又有营养。

呸,你是在指桑骂槐说姑奶奶我胖了?

这可是你说的哦,嘿嘿嘿,爷可没有说过。

哼,小样,你的嘴巴还挺厉害的阿

切,感觉还不错吧?

什么???

就是我嘴巴的感觉阿,你没有亲过,又怎么知道它厉害呢?

我呸,小子,敢占我便宜,咱们走着瞧。

嘿嘿嘿-----

-------

走着瞧。这是叶秋每次和茹传纸条后,茹气急后最爱说的一句话。不过,这句话也就说了一个多月了,因为,从那以后,叶秋不再叫茹为茹了,而是萝卜。而萝卜,也给了叶秋一个雅号,兔子。不顾叶秋的强烈反对,还美其名曰:这才叫天生一对。从这以后,兔子叶秋,就和萝卜茹,正式在一起了。

萝卜是一个性格有点男孩子倾向的假小子般的女孩子。从上面两个人传递的纸条当中也不难发现了。其实,一个女孩子,如果有点假小子的性格,还是很不错的,因为,一个真正的,肯定不会这样。这说明,这样的人,单纯。当然,也快乐。

这当然是叶秋的看法。

明说,单纯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投进了 别人的怀抱。

我说小子,你就不可以嘴上留点口得,我现在可是失恋也。

得了吧,要是从前的那个木讷、害羞、腼腆的叶秋我肯定不会这么说的。

切,我还是从前的我啊。

晕,信你才怪。

------

明不信,所以,明不了解叶秋。叶秋其实依然是从前那个叶秋。如果说,有什么变了的话,那就是更沉默了。关了,从网吧出来,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要了瓶啤酒,叶秋迈着有点沉的步子,往回走。

柳*夜(四)

往回走。

那晚的也是这么凄迷吗?

当然不是。叶秋清楚得记得,那一晚的夜色,很美!

有多美?叶秋问自己,星星美,一闪一闪的;路灯昏黄的灯光美,像极了初恋一样的橘黄色咖啡厅的场景;后半夜,出来了,虽然没有水,但是,月色下柳树婆娑的影子,只有一个最美丽的才可以形容:“月影疏斜水请浅。”虽然没有水,但是有水一样的人儿,这便是最美的。

那一晚,茹就那样靠在自己的身上。那一晚,我们就坐在那里。一种悸动般的痛,让叶秋不得不收回看向田径场看台上的目光。那一晚,叶秋吻了茹。吻的时候,叶秋问茹可不可以,茹没有说话,只是脸很红。是的,脸很红。因为,当叶秋得手放在她的脖子处的西安癫痫医院哪家有名时候,她的脖子是那么的烫,以至于到现在,还烫得叶秋凝视着那只手的时候,疼得泪流满面。

和茹的故事自然是很多的。除了这个夜外,便算那片在湖上满天飘的柳絮了。

南湖,顾名思义,自然是在某个地方的南面了。不过南字,却有另外一种说法:南国有佳人。似乎那也是一个美丽的故事,不过,最后的结局到似乎与叶秋一样,这样看来,好像跟这个南字沾上的,都是没有好的结局了。这当然是叶秋的强加附会。事实上,南湖很美。有多美?江南的女子有多美,南湖的身段,便有多美。

像一名水一样的妖娆的少女,最美的是腰,南湖最美的是哪个在湖中间的小岛,和岛上那片柳树。

三月的天,杨柳依依。

尽管还有点寥寒,但是,看着眼前女子的容颜,叶秋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走过一段人工的小桥,身前的女子叫了起来:

快来啊,有一位新娘,好漂亮啊!

叶秋三步两部的走了过来,果然有一位新娘,果然很漂亮。

她的婚纱好漂亮啊 ,她的样子好幸福啊。

叶秋冲听到女子叫声,向看向他们的一对新人善意的笑了笑,说道:是很幸福。不过,叶秋感慨的不是新娘,而是站在新娘旁边的那位新郎。以后,我也会如他那样幸福的微笑吗?那样的笑容便是幸福?诶诶,别光看新娘去了,小心人家新郎不高兴了。回过神来,叶秋便见到一个狭促的笑容。那是茹的笑容。

那笑容,真的很狡黠,便宛如走得时候,那漫天飞舞的柳絮和柳絮中一对幸福的身影一样,忘不了。也就是在哪天晚上,在那片夜色下,叶秋吻了茹。从此,也就真正的开始了一段仅仅只有46天,关于兔子和萝卜的故事。

尾声(五)

一晃,几年过去了。

这一天,叶秋因为的上的事情要回寻阳,经过甘棠湖的时候,发现甘棠湖里的烟水亭上人特别的多,而且大多数人是学生,一问才知道,这处昔年周郎的点将台正在展出一套首饰,据那些满脸幸福微笑的情侣讲,那是当年周郎送给他的妻子小乔的。

周郎送小乔的信物吗?

叶秋当然不会相信为了赚钱,便是连西门庆和潘金莲那点破事也造点遗迹出来的伎俩。叶秋已真的不是当年那个沉默的叶秋了。不过,南湖呢?

甘棠湖隔壁的那个依旧上演着一出出故事的南湖呢?听明说,若的时候,就是在那个小岛的上拍的结婚照。顺便交待一下,明便是那个新郎。由此可见,命运是多么的无常。至于茹,听说是去了深圳。因为没有怎么联系,也就不知道她的情况了。纳兰说:

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这个东西到了也就到了,尽了也就尽了。很多时候事情过去了,也就只好让它过去,不然还能怎么着呢?叶秋摇头苦笑,回头匆匆的看了一眼,又匆匆的离去。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