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伍氏野兔风味庄(2)推理

时间:2021-07-03来源:东方故事官网

伍仁义不痛不痒地答道。

  郑鹏飞赶紧解释:

  “不瞒您说,事实上我们公司已经确认了张桂花的身份,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给她送钱。身上带着现金,不方便和陌生人住一问房。”

  “哦……好吧。”

  于是,伍仁义把满是灰尘的储藏室收拾了一下,支起一张行军床,铺上厚厚的被褥,让郑鹏飞住了进去,

  伍仁义回到自己的卧室,童菲菲还在看电视。伍仁义让她钻到床底最里面,拖出一只大皮箱。箱子里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数码相机,一个塑封机,还有一台多功能激光打印机。

  在开风味庄以前,伍仁义坐过牢,他的罪名是伪造证件,而大皮箱里的这套设备,正是他们用来伪造证件的工具。

  伍仁义用数码相机给童菲菲拍了一张照片,存储到笔记本电脑里。他又在电脑里翻出了制作身份证的模板,把童菲菲的照片复制进去,然后在姓名栏里写下了三个字:张桂花。

  最后,他用多功能激光打印机把这张身份证打印了出来,用塑封机过塑。

  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张印有童菲菲的照片,却写着张桂花名字的身份证。

  伍仁义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他想让童菲菲假冒张桂花的身份,领取郑鹏飞带来的那笔保险赔偿金。

  不过,既然郑鹏飞知道张桂花家的地址,想要瞒天过海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了。真正的张桂花肯定不能出现在郑鹏飞的面前,而想要让张桂花乖乖地消失,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最保险——让她死。

  后半夜的时候,伍仁义与童菲菲披着雨衣出了门,向五里外的那座山走去。在伍仁义的衣兜里,有一把锋利的匕首……

  伍仁义独自一人回到了风味庄。刚一进屋,他就听到窗外雨停了。这时,是凌晨三点。

  而在这之后,雨点再也没有落下来。

  天刚亮的时候,伍仁义就被一阵嘈杂声惊醒。开了门,他看见赵克正在大呼小叫:“不好了,不好了!孟岚不见了!她失踪了!”

  “怎么回事?”伍仁义问道。

  赵克说:

  “昨天晚上临睡前,孟岚拿了一罐可乐给我喝,我喝了之后就觉得特别困,马上就睡着了,一夜都没有醒过……直到刚才起床时,才发现孟岚竟然不在房间里,她失踪了。”

  赵克焦急的声音,也把郑鹏飞从储藏室给惊动了出来。他关切地问道:“孟岚失踪了?赵克,你和她之问是不是存在什么矛盾,所以她选择了出走?”

  赵克顿时默然,良久之后,才嗫嚅着说:莱芜癫痫病医院怎么样,看这里p>

  “她其实已经准备跟我分手了。为了让她回心转意,我提出这次最后的旅行。旅行结束之后,如果她还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们就分手……”

  这时,伍仁义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怎么没看见陈潜出来?”

  陈潜所住的客房,门竟然敞开着,但屋里空荡荡的,人早已不知去向。

  赵克见状,顿时破口大骂:“吃饭的时候,我就发现孟岚看陈潜的眼神有点不对劲。这个臭女人,见到长得帅的男人就犯花痴。她一定是在可乐里给我下了安眠药,然后偷偷和陈潜私奔了!这个臭女人,总有一天会死在男人手里!”

  伍仁义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赵克,其实陈潜是个涉嫌连环命案的通缉犯。

  郑鹏飞以过来人的口吻劝赵克:“强扭的瓜不甜,大丈夫何患无妻?放弃一棵树,背后还有一片森林呢!”

  伍仁义也说:“别上火了,生活照样得继续下去。昨天你不是为没吃到我做的爆炒野兔而感到遗憾吗?我现在就去竹林里看看有没有逮到野兔,过会儿给你做盘好吃的兔肉。厨房里还有馒头,野兔肉就馒头,那才是真正的美味。”

  出了风味庄,沿着石板铺成的小路朝山里走十多分钟,伍仁义来到了一片竹林里。雨后,竹林中弥漫着清新的味道。昨夜的那场雨,让无数尖尖的竹笋从地底冒了出来。

  伍仁义沿着自己设下的活套机关走了一圈,却没看到被捉的野兔,这令他有点失望。大概因为大雨的缘故,野兔都在窝里躲着没有出来活动吧!

  只有去深山处看看了。

  伍仁义在比较偏远的竹林,也设下了同样的活套机关,他已经有四五天没去检查了。反正兔子们不吃不喝,也能活上—个礼拜。

  几分钟后,他来到了一处位于悬崖边上的竹林。这时,他看到一块平时立着的警示牌倒在地上,旁边一棵紧挨着悬崖原本被他压弯的竹子已经直立了起来。

  一定是野兔撞翻了警示牌,然后被套住了。伍仁义感到一阵兴奋,抬头望向那棵竹子的顶端。令他感到诧异的是,那棵三米多高的竹子上只有一根断裂的绳索在迎着晨风飘摇。

  当他越来越靠近正对竹子下方的区域时,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然后,他看到一具女尸趴在一片刚冒出的竹笋之中。

  是孟岚!她的一只脚上还套着半截绳索。

  一定是她没看到地上的警示牌,不小心踩到活套,触发了机关,被弹起的竹子拉到了半空中。她可比野兔重太多了,绳索承受不了她的重量而断裂后,她跌到了悬崖之下,当场毙命。

  几棵雨后的春笋如何更好治疗癫痫病顽强地从土壤中冒出来,正好顶到了孟岚的肢体。植物破土而出的力量是可怕的。春笋竟将她的四肢都顶了起来。尸体的四肢与腰部形成了三十公分左右的悬空,看上去触目惊心,充满了诡异阴森的色彩。

  而更让人感觉恐怖的是,在孟岚的眉心处,一团肉被残忍地剜了下来,只剩下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这正是城里那个连环杀手的典型手法。不用说,一定是陈潜带着孟岚私奔的时候,急着赶路,没注意到脚下的警示牌,才让孟岚踩到了活套机关,自白葬送了性命!而孟岚的死也激起了陈潜的野性,所以他顺手剜去了孟岚眉心处的那团肉。

  回到风味庄,伍仁义将这个不幸的消息通报给了赵克与郑鹏飞,然后坚决地说:“必须去报警!但我这里没有电话,手机也没信号,只能沿着公路向前走两公里,那里有—个检查站。”

  郑鹏飞沉吟片刻后,说:“伍老板,你不能空着肚子走两公里路去报警啊,还是吃点东西再去吧。你休息一下,我去帮你热一下昨天晚饭剩下的腊肉。”

  想到那个可怕的连环杀人犯就在附近某个角落潜伏着,伍仁义确实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热饭菜。他木然地坐在伤心欲绝的赵克身边,一句话也说不出。

  不一会儿,郑鹏飞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腊肉和几个馒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在郑鹏飞的劝说下,赵克拿起馒头咬了一口,又夹了几块肉塞进嘴里。伍仁义也食不知味地吃了几口,哪知道竟忽然感觉头晕得厉害,仿佛天旋地转一般。一股排山倒海的困意如潮水般涌上了心头,他努力睁开双眼,却看到赵克已经 “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而郑鹏飞的脸上,竟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容。

  这是怎么了?伍仁义无助地闭上眼睛,也倒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伍仁义突然感到脸上一阵冰凉,然后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他察觉自己的身体不能动弹后,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被绳索绑了起来。偏过头,他看到左边躺着同样被五花大绑的赵克,而在右边还躺着一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男人,竟是警方悬赏通缉的连环杀人重犯陈潜。

  看到郑鹏飞坐在对面的一张行军床上,伍仁义才意识到这里是储藏室。他不禁高声叫道:“你这是在干什么?”他的呼喊惊醒了赵克。赵克看了一眼四周的状况后,也浑身颤栗起来:“原来陈潜在你屋里!郑鹏飞,一定是你杀死了我的女友孟岚!”

  “你说错了!”郑鹏飞微微一笑,“我向你保证,孟岚不是我杀的,也不是这个叫陈潜的通缉犯杀的。”

  “你是什么人?”伍仁义镇定下来,问道。

  “我是本市最好的私人侦探。”郑鹏飞不无得意地说,稍后又补充了一句,“济南治疗癫痫的好医院是受人委托来抓陈潜的。”

  陈潜身上血债累累,那些被害人家属看到亲人惨死,凶手却迟迟不能归案,内心压抑不住悲痛和愤怒。于是一方面通过警方悬赏抓人。一方面暗地找郑鹏飞帮忙,并且许诺,如果抓到凶手,除了警方公布的赏金,还会另外给他一笔钱作为酬谢。郑鹏飞动心了,他动用了各种关系,用自己的办法打听到了陈潜的下落。因为怕打草惊蛇,所以他并没有报警,而是悄悄地跟在了陈潜身后,甚至与他乘坐同一辆长途客车,来到了这处深山国道旁的伍氏野兔风味庄。

  “不做好万无一失的准备,我是不会动手捉陈潜的——面对一个穷凶极恶、走投无路的亡命徒,我自然得多考虑自身的安全问题。昨天晚上就是我的最佳时机,暴雨成了我最有利的掩护。我潜进陈潜的房间,用一支注满了三唑仑的注射器弄晕了他,并将他拖到了我住的储藏室里,塞在行军床下。”郑鹏飞说。

  三唑仑是一种强效麻醉剂,他刚才正是把这种麻醉剂撒在了腊肉里,迷晕了伍仁义和赵克。

  伍仁义却意识到一个问题,问道:“既然孟岚不是你杀的,又不是陈潜杀的,那她是怎么死的?她为什么会三更半夜到竹林里去?而且尸体眉心处为什么会少了一团肉?”

  郑鹏飞耸耸肩膀:“这就要问凶手自己了。事实上,昨天夜里我根本没睡,店里有什么动静。我都知道。我知道伍老板在下雨的时候,曾经和一个女人出门去了后山,然而雨停的时候,伍老板却是独自一个人回来的。”

  赵克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愤怒地吼道:“姓伍的,原来是你害死了孟岚!你故意把她眉心处的那团肉剜去,就是想嫁祸给陈潜。”

  郑鹏飞却摇了摇头:“我看清了那个女人的模样。她并不是你的女友孟岚,而是另外一个陌生的女人。”他顿了顿,突然望向赵克,眼中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  “昨天夜里雨停之后,我看到你也出去了,而且是和孟岚一起,最后你也是一个人回来的!”

  “啊——”赵克失声惊叫,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正如你怀疑伍老板的理由一样,孟岚被人剜去了眉心处的一团肉,只是有人想嫁祸给涉嫌连环命案的通缉犯陈潜!”郑鹏飞冷冷地说道。

  赵克无法抑制地颤栗着,良久之后,他才忿忿地说道:“是我把孟岚带进了竹林,这臭女人早就该死了!她一见到别的男人就两眼放光,已经不止一次让我戴了绿帽子,我做梦都想杀死她!”

  赵克很爽快地承认下来:“我是预谋要在这里杀死孟岚的,不过连老天都帮我,我不动手也对不起自己啊!在车上我认出了陈潜就是警方通缉的要犯,我还知道在风味庄前方两公里的地方有个检查站,所以陈潜肯定会在这里下车,然后抄小白银正规癫痫病医院路绕过检查站再搭车。警方追得很紧,他自然不能留在风味庄过夜,他一定会趁着夜幕偷偷离开。我准备杀死孟岚后,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向陈潜,反正他是一个冷血的连环杀人凶手!”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陈潜并没 有逃走,而是被郑鹏飞迷晕后,塞在了储藏室的行军床下。并且还冒出了这么个私人侦探,这是赵克惟一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在刀尖上跳舞,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伍仁义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郑鹏飞,既然你是一个私人侦探,根本就不是什么保险公司的赔付员,那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个女人叫张桂花,还说带了保险金过来?”他不禁为正在张桂花家里等着冒领保险金的童菲菲担起了心。

  “哈哈,我确实认识张桂花,而且还见过她,她是我一个朋友的老婆,我那朋友是个有钱人,但却不愿意接老婆到城里一起享福,因为他在城里有无数个女人,老婆在的话,他就没那么快活了。”郑鹏飞说着,暧昧地眨了眨眼睛。

  那个朋友每年都会托人把一年的生活费带给张桂花,今年正好找上了郑鹏飞。昨天吃晚饭时,为了不让陈潜起疑心,郑鹏飞就随口说自己是保险公司的赔付员。伍老板居然也说认识张桂花。正好让他的谎话更圆满了一些。

  “好了。现在我要计划下一步的行动。”郑鹏飞微笑着说道。

  接下来,他有三件事要做。

  第一,他必须要到张桂花家里去。把朋友托付的一笔钱交给她。当然,离开风味庄的时候,他会再给伍仁义和赵克注射一支麻醉剂——如果让他俩逃脱,带着陈潜去冒领警方的奖金,自己就白忙活了。

  第二,送完钱之后,他会把通缉犯陈潜带到两公里外的检查站,然后领取那笔可观的奖金,以及暗地里的那一份。

  第三,他暂时不想检举赵克杀人的事,不过倒是有兴趣做一笔生意。他会去拜访一下孟岚的家人,通知他们孟岚可能出了意外。如果孟岚的家人愿意出一笔赏金,他很愿意帮助他们找出真凶。

  得意洋洋地对面前被捆成肉粽的三个俘虏说完自己的计划之后,郑鹏飞取出了两支一次性注射器,在针管里注满了透明而又黏稠的液体。

  当针管里的液体注入赵克体内的时候。他非常绝望。孟岚是独生女。全家人都对她溺爱得有些过分。如果她的家人知道孟岚失踪,而且有可能是被谋杀的话,绝对会出一大笔钱,寻找凶手。

  赵克知道,他最终会被郑鹏飞送到孟岚家人的手上,等待他的,将是噩梦一般的下场。

  当针管里的液体注入伍仁义体内的时候,他比赵克更绝望。他能想象自己与童菲菲的下场。别忘了,张桂花的男人是个有钱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