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小说)伊甸的苹果 _实体杂志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时间:2019-07-16来源:东方故事官网

  
  我认识,这苹果不是牌子上所说的烟台出产,而是来自苏鲁皖交界的徐州。山东的苹果个大汁多味甜,而徐州的苹果是个大肉多,咬一口脆生生的嘎嘣响,实实在在有嚼头。哎,连一个小小的女水果贩子也学会撒谎骗人,这社会,这世界,还有什么希望可言?为了糊口么?为了生存么?都他妈的是借口。就凭这苹果的个头造型色泽,还有那样的内含,不挂烟台的招牌,难道真的就不好卖么?
  路边的香樟树挡不住这秋老虎的虎劲,太阳光照得满街都融融的在颤动。人在火炉里额头上却冒着冷汗,眼睛也迷迷糊糊的。那些苹果上怎么都闪着荧光呢?听说鸟雀因为没有嗅觉,所以眼睛就进化出能分清食物光谱的能力。真他妈的没用,才饿了几天就熊成这个样子?
  苹果一个个都是又大又圆,在摊位上堆成一座小山。小山上,那荧光里跳跃着播撒着浓郁的香甜,旋风一样隔这么远也能钻进鼻孔里,好诱人,好可恨!
  现在是午休时分,街上行人稀少。过来一只流浪狗,不怀好意地在我裤腿上嗅了嗅,然后绕到树边翘起一条腿撒了泡尿。激水筒一样射了两三下,有一下子歪到我的腿上。他妈的,明明是我先到,这会竟成了你的地盘,还把界限划到我的身上。在老子面前也敢这么嚣张?要是当初,老子叫你十分钟后自动到火锅里去忏悔。这笔账暂时记着,你这条黄不拉叽的土狗,最明显的特征是左屁股上有一块两指宽的疤痕。
  女水果贩子坐在太阳伞下,眼睛半睁半闭的,手里拿一根绑着一条塑料纸的小竹竿。一边赶苍蝇一边打瞌睡。看样子个头不高,跑起路来肯定快不了,但那短而粗的脖子跟蛤蟆差不多,喊叫起来一定有过人之处。如果不让她出声,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她真的闭眼歇一会儿。付诸行动的难度一点也不大,可在这青天白日里要做到不露痕迹不易。何况,何况我这张脸太有型了。
  苹果,苹果,他妈的怎么这香?以前连看也懒得看一眼,即使失手拿到,顶多也只是把它当球踢的东西,今天怎么有这么大的诱惑力?
  这里距水果摊约有五十米远,往东是十字街,可人多状况难料;往西一公里就能出镇进山,但中间有一个派出所如恶虎挡道。常言道,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这里恰好是市与野兼具的风水宝地,可以说是历经千辛万苦才选中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放弃。
  五十米的距离走过去容易,问题是过去后怎么办?一脚踹倒水果摊,对那女人双横眉立目:“你老公躲到哪里去了?狗日的欠老子一千块钱,这么久都不还。还得大爷亲自来收,是不是活腻了?”――这样不行,简直一个街头收保护费的小混混,没一点品位。
  “哎哟,这不是表嫂吗?几年不见怎么都认不出来了?嘿嘿,我,我是你姨妈的舅妈家的栓子啊,在北京混了些年,想挪挪窝,跑到这鬼地方来,想不到遇上你。哈哈,看这富富泰泰的样子,一定混得不错啊?”――这样也不行,万一她妈就姐妹一个,不是当场丢人现眼么?
  “大嫂,大嫂,可怜可怜我吧?我这肚子已经三天没进东西了,饿到连一块臭骨头也不嫌弃的地步了。你就发发慈悲,施舍一个苹果给它吧?”――呸呸呸,这话根本说不出口,刀子架在脖子上也不可能。怎么说老子也还值十五万呢。
  眼前最大的问题是不能老这么靠在这里,和路灯竿比长短。女人那张肉乎乎汗津津的脸,镜子一样对这边一晃一晃的,说不定早已看出什么眉目。祸福无门唯自找。如果今天真有不幸临头的话,那也不能怪我了。现在街上没有一个行人,走,过去再说,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活人不能被尿憋死。
  嗬,那女人真会装呢。这会真的打起盹来,那颗染着黄发的脑袋突然重重一点,手上竹竿竟碰落了一只苹果都没发现。苹果掉地上球一样滚来,欢蹦乱跳迫不及待的好像我们家的那条好久没见面的小狗黄黄,那圆圆的笑脸看着那么亲热那么迷人。
  二十米,十五米。继续啊?继续滚啊?你他妈的怎么停下了呢?就躺在马路中间,可知道那柏油路面经太阳这么一晒,至少有五六十度,小心把你给烫熟了。耶,荧光不见了,那圆鼓鼓的肚皮上一个深深的小酒窝,笑得那么阴险那么深不可测。地雷?陷阱?女人还在瞌睡,头摇摇晃晃的和风中没有插稳的草人一样。这样的人也会耍阴谋?不像。像,是生意人都有奸滑的本性。老子值十五万哪,谁知道了都难免心动。
  不过苹果不会有坏心眼,青青的皮下透着一股香甜气息,握在手里,就有一种充实饱满的质感,送到嘴里咬一口的话,一定甘之如饴啊。
  嘿,偏偏在这关头,那女人醒了,揉着眼睛,抬起头,隔着水果堆不阴不阳地往这边望来。她肯定看清了我手里的苹果。丢掉已经来不及。怎么想都有被钓上钩的感觉。他妈的,老鼠打酱油打到猫家里去了。不,老子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跳过那么多陷阱躲过那么多猎枪,今天竟栽在这个不起眼的女人手里。高明,高明,高明之处就在她怎么看都不像这一点上;高明就在她只用不经意扫落的一只苹果,就让老子这会走路的十五万的乖乖地双手奉送。窝囊!
  小不忍则乱大谋。见机行事。街上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凭我的反应能力,凭我的速度,凭我的手段,还没到生死攸关的时刻。先老老实实地将苹果递上去,看她怎么应对。这只手放在腰间的刀把上,对于她来说是福是祸,就在这一念之间。
  “大嫂,你的苹果掉地上了。”先委屈一点尊她一声,虽然太自降身份,可从外表来看,年纪应该比我大些。
  “哦,谢谢啦!”她站起来,脸上堆着笑,很僵的那种。我是一只手,你是双手,在接触的一刹那,如果有什么异动的话,那么我这只手的刀子就会发动雷霆一击的。占小便宜吃大亏的例子,古往今来不知有过多少,但愿你别成了其中之一。不过老子这十五万可不是小便宜,对于这样的小摊贩来说,拿命换虽然有些不值,但冒一冒险还是可以考虑的。
  还好,还算识趣。你只是客客气气地接过苹果,连眼神都清纯得没有一丝涟漪。如果是醒脑开窍怎么治疗癫痫病装的话,那演技也未免太高了。幸运的是那只苹果,本来即刻就该进我这五脏庙的,这会却经历一次冒险之旅后,重归兄弟们的怀抱,它们一定在相拥而泣了吧!真想看看苹果们哭是什么样子?可是,这女人虽然没表露什么,不代表街上其他角落里没蠢蠢欲动的可能。走,三十六计中不是有走为上计么?虽然到嘴边的苹果又滚回去了。
  “兄弟,你是好人!兄弟,大热天的,吃个苹果吧?”女人突然出声了。女人还拿起一个苹果举着。
  叫谁?街上没人,应该是叫我。可,我兜里连一个钞豆都没有,拿什么吃你的苹果?可,这两声兄弟听着怎么这么耳顺这么伤感?即使是披着羊皮的狼,那羊皮毕竟是真,所以温暖所以亲切。好像很久很久之前,身边的兄弟声此起彼伏日夜不停,就和置身在一个巨大的酒窖里一样,灯红酒绿里闪耀着的都是被标上兄弟标签的笑脸,美酒美食美丽的女人还有美好的情感,电影一样令心旌摇曳令人回味无穷。可是曾经的那些兄弟们呢?如今都在哪里去了?嘿嘿,都还活得好好的,都还继续着他们的灯红酒绿他们的醉生梦死。我现在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孤独地走在无人的街上,饿得连地上的一只苹果也求之不得。
  “叫我么?”我回头问了一声,不管是否危机四伏,靠装聋作哑是不能蒙混过关的。
  “是的,是的。兄弟,你是好人!吃一个苹果吧,不要钱。”女人在摊位上尽量探着身子,拿着苹果的手臂直直地伸着,一脸真挚的。
  什么逻辑呢?捡一苹果就是好人?还一个苹果再白吃你一个苹果,这是生意人算的账么?搞不懂你这被晒得黝黑的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兄弟,吃一个吧?大热天的,吃一个解解渴润润心。一个苹果值不了几个钱,不会就把我的摊子吃倒的。”她的手臂还是那么直着,脸上的笑也还是那么诚实,好像这个苹果如果不吃的话,她的生意就做不下去。
  吃就吃,有什么大不了?虽然为一个苹果丢掉十五万不值,但明摆着还有一个垫本的在这里。如果说往前一步和往后一步都没有太大的差别的话,最起码吃个苹果也算是一种享受。不过这只手接受施舍的同时,另一只放在什么位置是不可忽略的大事。
  “对,吃一个会好受多了。我这苹果是山东烟台出的,肉多味甜,解渴又充饥呢。”又在做虚假广告,大约是做得次数太多也就太熟练了,连眼底也都找不出一丝不实诚的影子。“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我那年刚出来时,找不到事做,走了一天路,饿得头晕眼花的,看到人家门外有自来水就扑上去猛喝。最后,最后见路边人家扔掉的半只烂苹果,偷偷地捡起吃了,才有些力气。兄弟,你是第一次到这里吧?看得出很生疏的样子。再拿一个。不要紧的,再拿一个去。出门人难哪!看你不像一个普通人,落难只是暂时,哪天你有钱了,再还给我就行。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吗?我看你是一条好汉,出头的日子不会多远的。”
  女人的话如天籁之音,那么好听又那么刺耳。这话如果是在从前那些日子里听到,我会把她当屁在耳边响起,我会抬腿用我的意大利皮鞋跟将她踹得连翻几个跟头。可今天,今天居然还能听到这样的声音,这不是重温旧梦,这不是往日浮华再现。莫非,莫非是天使在召唤?是死亡之神来临前的回光返照?兄弟?好汉?出头的日子?我他妈的生命到了可以用尺量用脚步数的境地,我他妈的现在都已经沦落到住山洞睡草铺吃野果野菜的份上了,除了真的有神仙下凡搭救,那就是从哪里能得到一件隐身衣穿上。
  我身负十五万却穷得连叮当响声也没有,还有什么希望可言?不过还得谢了,谢你的苹果,谢你的吉言,谢你那纯醇如酒的祝福。大嫂,谢谢大嫂!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在你面前更不能落泪,因为就算冒充,也得把这好汉的脊梁撑下去。
  再见!三开油!古得拜!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红红的小脸(儿)
  温暖我的心窝
  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
  二
  天气好热,叫人恨不得把身上的衣服都扒光,恨不得钻进水井里泡着。街上虽说暂时看不到人影,可摊子不能脱人,生意还得守着。只好装着打瞌睡,心静自然凉。
  妈呀,吓死我了!青天白日的见鬼了,你说恐怖不恐怖?
  这么坐着还真的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见胡强就靠着对面树下望着这边。我当时心里扑通扑通的,都快蹦出嗓子眼。
  我在想,胡强不是打死人被判了无期么?不可能跑到这里来的呀?心里越是想把他认清楚,眼睛就越不敢多望一下。都怪我当年不懂事,只看他外表长得不错,出手又大方,和他这样的人谈起恋爱。
  我爹说:“他是混混,除了打打杀杀,没别的本事。这样的人,注定是一生蹲号子的主。你要是跟他,就别认我这个爹。”
  我也犟,脱口回说:“不认就不认。他只是从小无父无母,缺少教养才变成这样的,要是有人常在身边劝导,还是有希望改邪归正的。”
  和他相处三年,我说破嘴皮,不但没有令他有半分悔改,反而亲眼看见他被几个警察按在地上给铐走了。他替人收账打死人,罪有应得,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对他不再报任何希望。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要是真的出来了,第一个找的人应该就是我。因为不光是我对他好,另外,十年了,除我心里还有点他的形象之外,他那帮混混兄弟都早把他忘到不知哪个丘里去了。
  我心里慌啊!我的心在不停地抖着。你这会还来找我干嘛呢?我现在已经是有家有口的人,我老公长相是比你差,能力也不强,可醋劲不比你小,真的要是你来了,他还不和我闹翻天?天哪,我不能抬头,我不能认你。
  想不到他竟往这边走来,头发乱蓬蓬胡子拉碴的,衣服也脏兮兮的好多天没换洗过。低着头,看不清完整的脸部,还不能确认是他,可身材和走路时的姿势就是像。
  这些年我的变化更大,不光是头发染黄了,人也胖了,脸也晒黑了治癫痫哪里好,一点当年的样子也没有。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呢?哦,肯定是找到你那帮兄弟后,人家不理你,就往我这推吧?
  妈的,越心慌越是容易出状况,这时我竟然扫落了一只苹果。苹果向他滚去,他弯腰捡起来。一只苹果送给你,算是对当年那段孽缘的一个了结,你拿着走你的路吧?行行好,别过来,别来骚扰我!我已是个有丈夫有家的人,不是说守不守妇道的问题,关键是我招惹不起你呀!
  咳,他把苹果送过来。是的,你不是要饭的,是灾星是煞星,一个苹果是满足不了你的。我的妈呀,胡强,你别过来,我不认识你,你别过来,别过来呀!这,这,这怎么办?这怎么应对才好呢?我急得都快要哭了。
  耶,他说话了,喊我大嫂,他对人从来没这么客气过。噢,口音不对,脸形也不对,胡强的脸窄些左眉间有一个刀疤。操,认错人了,真丢脸。
  胡强被判无期,怎么可能出得来呢?这人远看只是有点像而已,其实和胡强差别大多了。瞧他那脸方方正正的,虽然憔悴些,可掩盖不了那股不凡的气势。眼神也正路,不凶悍不狡诈。是个好人,是个落难中的好人。真该死,冤枉他了!
  收摊时,我把这事当笑话和老公说起,谁料老公对我一翻眼,怪我白白糟蹋两个苹果,说:“两个苹果有一斤多重,值几块钱呢?”我说:“我操你妈的,你只是进货时跑跑路出出力气,老子天天日晒雨淋的守摊,送人两只苹果有什么了不起?何况老子在心里把人家给冤枉了呢?你要是这么小气,哪天他要是再来的话,老子再送他两个苹果。”
  老公把那小眼睛对我鼓着,也生气了,问我这样胡闹,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是不是不想过这日子?我火了,反问他:“怎么啦?那人长得比你潇洒,他要是来第三次的话,老子不光是送苹果,说不定一时糊涂连自己也一起送给他。这是老子的自由,你在这吃他妈的什么干醋?”
  我确实有点欺侮老公,关键是他这人好欺侮欠欺侮,没事时,他给你找事,把你惹毛后,他就只会缩着脖子绷着脸,屁也没有了。老子如果不是当初一时失足找了那个混蛋,怎么会轮到被你糟践?不过话又说回来,女人就是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命,吵嘴时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已。孩子都已上学了,我也开始人老珠黄了,打心底里也没有过换个男人的念头。说说重话气气这个小气鬼,看他那副委屈样子,倒也可乐。
  人生有时还真的和演戏一样好玩呢。想不到那人第三天真的就来了,不像上次那样畏畏缩缩的。还是中午那个时候,还是那身打扮,也还是从那个方向,没事人似的背着手,一边装着看街上的风景,一边走过来。到摊位前,面对着我开口就说:“大嫂,还能给我两个苹果么?我饿了。”
  一是一个大男人开口向我讨要,我没好意思拒绝;二是想起和老公争嘴时说过的话。心想今天又有让那家伙生气的理由了,就毫不犹豫地一把抓起两只个头最大的苹果递过去。
  “兄弟,尽管吃。别急,人家都说好事多磨。现在找工作是有点难,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看你这一表人才的,不用你的老板那才是瞎了眼呢!”我这话不是恭维他,是鼓励,是希望他早点好运当头,如果他真的天天都来的话,两个苹果是舍得起,可我那如果他第三次再来话就跟他走的誓言是万万不能兑现的。美女帅哥人见人爱,不过分寸还得把握住,老公再不怎么样,也是自家的。何况我这小日子过得安安稳稳丰衣足食的,怎么能再折腾了呢?
  “大嫂,想问你一个问题:我一个要饭一样的人,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他双手捧着苹果,居然这样问我。
  “哦,说句你不要见怪的话,要饭的来了,我都给一个苹果;你来给两个,是因为你不是要饭的。我也是受过难的人,知道苦的滋味。”我没告诉他,他长得是我喜欢的那一类。
  “噢,不要紧,不要紧。谢谢你了,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他对我笑着点点头,还略微弯弯身子。这是礼节呀,记得评书里常说公子落难后都是这样欠身施礼,嘴里还酸溜溜地说:“小生谢过姐姐搭救。此恩铭记在心,他日若有飞黄腾达之时,再来相报!”
  嘻嘻,我才不要你他日来时有什么好处报答,真的有那天,我家怕又有一段不安宁的日子呢!只要你早日转运就是最好的回报了。慢走啊,慢走。
  这一下午,我心里都喜滋滋的乐。真怪,白送两个苹果,反而有发财的感觉。
  老公来帮忙收摊时,我看到他就又憋不住笑。老公歪着脖子问我又发什么癫?。
  “你他妈的,什么话一到你嘴里就没人味了呢?老子是发癫了,知道为什么吗?告诉你,我那相好的今天又来了。”我看着他副怂样,故意激他。
  “相好的?谁呀?不会是,是胡,胡……”老公将一筐水果装上车,眨着眼一个字一个字地向我吐着。
  “胡你妈的个头。你敢继续说下去,老子要你从此以后满世界找后悔药去。”我一看那狗嘴一张开,就操起案子上的西瓜刀,威胁道。那个混账是我一辈子的噩梦,谁敢在我面前提他,谁倒霉。
  “你,你不是说相好的吗?”老公傻呆呆地望着我说。
  “两只苹果的那位帅哥。”
  “又损失两只苹果?”
  “是呀,说话算数。”
  “你能,你女丈夫!”老公不再生气,反而对我竖起大拇指。
  “是哦。哎,和你商量一下,要是他第三次真的来了,我怎么办?真的就跟他走啊?不跟他走的话,就砸了说话算数的金字招牌;走的话,可又舍不得咱儿子。你说咋办呢?”我故意对着那张黑着的脸逗他。
  老公不吭声,只顾弯腰往筐子里装水果。他捡起一份报纸,在手里狠命地揉成一团,然后扔到路上。他妈的,报纸又没得罪你,你和它生什么气呢?
  “那不知是谁忘在这里的,你这么扔了,明天人家来要,我拿什么还?你神经病啊?”我跑过去捡回报纸,在案子上小心展开叠好。我平时喜欢看新闻,好像多看一些国内外最近发生的事,自己的心胸眼界就开阔不少。老芜湖青少年癫痫病治疗人们过去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其实还不就是看书读报得来的。我这木头老公就不喜欢学习,他的人生只有两样:睁着眼睛吹牛,闭着眼睛打呼噜。
  报纸上新闻不少,外国在打仗,中国的领导在跑外交,沿海地区忙建设。家乡,家乡有没有什么令人高兴的喜事?其实我最想看的就是家乡的新闻,哪怕只有一两句话,只要是关于好的那方面,都能叫我高兴好一阵子。在外漂泊这些年,弄得亲戚不亲朋友不友的,弄得老人孩子天天望着村口的大路流眼泪。多想家乡也发展起来,也高楼林立遍地工厂,也有好多挣钱的机会!
  第一版不可能有,第二版也不会有,第三版还没有。嗯,这一版,右下角有一块通缉令,公安部发的?算是一件不小的新闻。悬赏十五万捉拿逃犯?妈呀!十五万哪?够我在这街边守好多年呀!XXX,男,三十二岁,身高一米七八,长方脸,高鼻梁。上穿棕褐色皮夹克,下穿浅蓝色牛仔裤,脚下是一双意大利进口中跟黑皮鞋。
  这人生得应该蛮帅的,怎么会犯法了呢?可惜……
  噢,还有照片。这人?这人?看着怎么有点眼熟?怎么,怎么像,像……
  “哎,哎……”我对老公不住地招着手,嗓子里被什么卡住似的喊不出来。
  老公在将水果装车,扭头问我又发什么癫?他这人就是死脑筋,我都急成这样了,他还慢吞吞的转不过弯。我把报纸递过去指给他说:“你看,你看这。这,这,这……”
  “这照片么?噢,通缉令。不稀奇,报纸上常有。咋啦?十五万?那是天上的月亮,你能摘到?”老公又对我翻着白眼,那张臭嘴撇得跟一个豁口瓢一样。
  “两只苹果,像两只苹果。”我急出一身汗,才终于吐出这几个字。
  “是那两只苹果?”
  “像,像,好像。”我解释。
  “你醒醒吧?被窝里是难免有个把跳蚤。偌大的中国,有一个通缉犯不稀奇,被你碰上了才是奇迹呢!有这好运的话,我看你还是买彩票去,中了就不止十五万。”
  卖了几年水果,我看人几乎不走眼,这一回,不敢确定,真的不敢确定。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因为有那个胡强,就是怕那些亡命之徒。跟同行跟城管打打骂骂撒撒泼,大不了费点精神伤点皮肉,可那些人不同啊,惹恼了他们的后果会家破人亡的。
  老公还在哼着他那狗屁小调,好高兴的样子。跟他那样人一时说不清,我只想是自己看花了眼,是的,偌大的中国,有个把通缉犯怎么会被我碰上呢?不可能,不可能的。可我心里就是慌,腿肚子都在抽筋,连报纸也拿不稳。
  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真的胡强来了。他拎小鸡一样地抓住老公,呲牙咧嘴的对我狞笑着要拧断老公的脖子。伤老公是毁我家的顶梁柱啊!我要和他拼命,可手里什么也没有;我想一头把他撞死,可我双腿瘫在那里,爬也爬不动。我哭了,大声的撕心裂肺的哭着。
  三
  苹果好甜,甜透了我干渴苦涩的肠胃;苹果有毒,毒死了我心中恣意丛生的野草。万万没有料到,我这三十多年无人开垦的处女地里,竟还可以照进阳光,还有可以生长善良真诚的沃土!
  听过称兄道弟的称呼何止千万?却从来没有出自这个女人口中的如此沉重而又如此温馨。在这众叛亲离如孤魂野鬼般走投无路的境地,即使无意,却又平常得如朝朝暮暮。泪水自我毅然转身离去的一刹那,一直伴着我一口一口细嚼慢咽地吃完苹果。这样甜中有咸,痛里有暖的滋味,为什么至今才尝到?这种恩中有爱外疏里亲的感觉,为什么到了穷途末路时才领悟?我捧着这圆圆的温暖的苹果,如捧着母亲的乳房,贪婪的用心的吮吸品味。人生如果可以有悔悟的话,我真的愿意重头再来,好使今生不再鲁莽不再坎坷。
  没有机会了。错过的永远是遗憾,是别人口中教育子女的反面教材。
  再次回到你的摊位前,我厚着脸皮讨要的不止是那两只苹果,而是确认你真实的情感,是你那我真心里希望能重复一千次一万次的祝福,于我来说或许只是饮鸩止渴。
  大嫂!大姐!妈!在这僻静荒凉的山洞里,我对你跪下,对遥远的遥远得如在另一个星球上的亲人跪下,我不求我的忏悔能减轻自己的罪孽,只但愿能使你们那不再有我的未来幸福安宁!
  那份报纸是我顺手塞在你水果案下的,这颗价值十五万的头颅顶得太累太艰难了,我心甘情愿赠送给你,不是为自己赎罪,而是祈求善良因此可以延续可以发扬光大,算是我为有着父母般宽宏深厚胸怀的人,做出自己最后的奉献。其实你比我的父母更值得尊敬,更有资格拥有。
  再见了,这暗无天日见不得光明的山洞!再见了,这行尸走肉鼠窃狗偷般的潜逃人生!走向死亡的同时也就是走向重生。我当扬弃这肮脏蓬乱的形象,穿上我原本的棕褐色皮夹克,我的蓝牛仔裤,我的意大利皮鞋。剪掉我的胡须,理顺我的黑发。我要告诉所有今天见过我的人,我曾经是一个人鬼不分罪恶滔天的逃犯,但今天我是一个走向光明走向未来的好人,一个知恩图报的好汉。是的,你说的对,我要做一条好汉,我就是一条好汉!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是一年里最丰饶最幸福的时段。天也更蓝,阳光也更灿烂,连空气里也充满了成熟的香甜。再见了,树枝上累累的野柿子山核桃还有野板栗们,我不再打乱你们的生命节奏!再见了,斑鸠鹁鸪野兔山耗子们,我不再骚扰你们生存的空间了!再见了,奇诡陡峭的山路深浅莫测的水路以及宽敞平坦的柏油公路,常言人不辞路虎不辞山,而我今天必须与你们一一道别,因为如果有来生,我决不会再穿新鞋走老路。
  走在这样的心境里,我感到胸腔从未有过的宽阔。远远的,我又看到了你那荧光诱人的水果摊,看到了你那张阳光一般的脸庞。再次站到香樟树下,不用看,单只用鼻子就能嗅到不同寻常的氛围。那些角角落落若隐若现的便装身影里,其实都掖着枪藏着刀。看到你们蹩脚的形象,我感到可笑之余,更有一份欣慰,证明我的报纸没有白送,我的尊容还依稀可辨,我的身价河南看羊羔疯好的专科医院还没贬值。
  没有什么能让视死如归裹足不前,我尽管昂首挺胸大踏步走过去,再者,还得抓紧这有限的时间,我要在你身边尽可能多感受一些温暖和慈爱,我要向你吐露最迫切的心声,最起码也该多看你一眼,好使来生不忘做一个如你一般的好人。
  你今天不再瞌睡,看到我来,竟然僵硬地站了起来,脸上写满了尴尬和恐怖。不要怕,就算我有毁灭天下的能力,也决不会动你一根汗毛。噢,呵呵,水果摊下也有秘密,那一块本来用来遮挡灰尘的布幔,无风自动着。纵然那下面藏着一只吊睛白额猛虎,我又有何惧?你要是敢掠夺我这仅有的一点自由,我腰间的刀子也决不肯轻易应允。
  “大姐,你这苹果怎么这么甜呢?”我尽量摆出一副轻松和悦的姿态来减轻你的心理上的压力。
  “哎,哎,我,我……”往日平易近人开朗自信的你,变得惶惑起来,眼神更是复杂得无法言表。
  “不要怕,不要怕。我是来向你再要两个苹果的,如果,如果……”我正这样提醒你今天和昨天的我还是一样时,就感到从水果案下卷出一阵飓风,仿佛真的一头猛虎扑了出来。
  我没有丝毫惊惧,多少年练就的身手足以应对这种莽夫行为。虽然被动一些,但我一侧身斜步,左手揪住对方的肩胛,右手已经从腰间抽出刀子。我不想马上就置人于死地,只想见证一下这么久的身心折磨后,我的能力是否退化?再者,有这样一份勇气和胆魄的人如今已少之又少了。
  想不到对方连看也不看我一眼,拼命三郎般不管我上盘,就势双手搂住我的一条腿。他的意思明显是打算放倒我控制我,好等待援兵。傻瓜,你当和你一样不惧生死的浑人,这世上除了我还有第三个么?这样做其实是给我送来临死前捞个垫背的资本,我本可以大大方方地笑纳,可我下不了重手。这傻瓜,傻得可爱勇傻得草莽,简直就是黑李逵再生。也算是一条单纯又执着的汉子,只是太急功近利了。我要给他一点教训,用我的经验和我的刀子,告诉他不是每一个苹果里都没有虫子。
  本来我可以顺手从他的前面直接捅进去,这样的话既省事又保险,只是那样做就违背了我的初衷,因此在改为向他的后背肩不要害的部位刺下时,我的重心被他推动,整个人跟着他往后倒下。
  想不到,就在这时,你居然吼叫起来。堆得满满的水果摊子在你面前火山爆发般腾空飞散开来。那些香甜的水果变成满天彩色的大雨,缤纷地飞升降落,玄幻得和美国大片《星球大战》一般令人惊艳。你即时却又太过忙乱地扑上来,用胸脯迎着我的刀锋,用双手握着我的刀把。你这是为了救我还是为了害我?我宁愿向自己捅一百刀,也万万不敢使你受半点伤害呀?可我竟然真的将刀插进你的身体。
  你死死地抱着我的右手,一任你的鲜血染红了我的刀染红了我的手。此生沾染过的血已经不少,却从没有感到如此滚烫如此炙人心扉。
  你的脸上不再有畏缩不再恐慌,你怒目圆睁,更是一副狂牛的架势。你大义凛然奋不顾身与我曾经的勇敢有着霄壤之别。你是佛,根本不该用这样舍身的方式来渡我这样的人。不值啊,真的一点也不值哦!
  我想抽出刀,我只是想让你的伤害不再加深扩展,想即时帮你止住伤口的流血。如果你的生命真的因我而不测的话,那么我来生也无可救赎啊,大嫂!我的大姐!
  都这个时候了,那些若隐若现的身影竟仍然若隐若现,你们他妈的还是人么?这样僵持的时候是最佳抓捕时机呀,你们还不一哄而上,你们到底在等什么?等出了人命?等老子摆脱困境,然后从背后打黑枪?你们这群冷血的猪,老子真的恨此时刀下为什么不是你们这群混蛋!
  “大姐,我只是打算给这家伙一点教训,不是要伤害你。你让我拨出刀子,好快点止血。”我躺在地上,向你恳求。
  “不,不要。我不准你这样。”你仍抱着我的右手,甚至将刀更深地向自身插去。
  “大姐,我真的不是来伤害你的。我感谢你的好心你的苹果,我想报答你。那份报纸是我送来的,我要用我这十五万身价来报答你。你报案,我不怪你,我怎么能伤害你这样的好人呢?”时间不多了,我只有躺在这里向你表白我的心意。
  “我不要你的好意,我不要你的钱,我不要你伤害我的老公。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罪犯,你这个人渣。”你跪在我的身上,腾出一只手对着我的脸我的胸脯捶打着,一边悲愤地嚎叫着。
  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又犯了个无法弥补的大错。人们总是教训人一错再错,一失足成千古恨。我这辈子都是在错误这条不归路上走着,即使有回头是岸的愿望,最终还是铸成大错。百死莫赎啊,真的百死莫赎了。无须分辩,无须挣扎,我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
  “大姐,你就痛痛快快地捶吧,你就拼尽全力地捶吧。只要能解你此刻的心头之恨,何妨将我这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人,捶成肉饼捶成肉酱。”我不再有任何反抗的举动,仰面躺在地上,甚至将我那鲁莽的大哥也拉到身上压着。似乎只有这样,我的灵魂才得以摆脱这副罪孽深重的肮脏的肉体。
  “别打了,别打了。”大哥这时发话了,他抬手制止了你的疯狂,也放松了对我的压制。“听你说的话,不像一个穷凶恶极的人。兄弟,案是我报的,但我们不是见利忘义的小人。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你的十五万,我们帮你寄给你的父母。快告诉我,警察马上就要来了。”
  “别装死。快说。我不怪你了。”你从我手里夺过刀,手捂着胸脯也起身对我说。
  我的脸火辣辣的,我的喉咙火辣辣的,我的周身都如在烈火中一样。我无话可说,只有感动,只有流泪。只愿这大地突然之间豁开,将我吞噬将我纳入,哪怕一直下到地狱的最底层最深处。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